企鵝

企鵝 -簡介

企鵝企鵝

企鵝(學名:Spheniscidae)鳥綱企鵝目(Sphenisciformes)所有種類的通稱。屬於企鵝目,企鵝科。

特征為不能飛翔;腳生於身體最下部,故呈直立姿勢;趾間有蹼;蹠行性(其他鳥類以趾著地);前肢成鰭狀;羽毛短,以減少摩擦和湍流;羽毛間存留一層空氣,用以絕熱。背部黑色,腹部白色。各個種的主要區別在於頭部色型和個體大小。

1620年法國的Beaulier 船長在非洲南端首度驚見會潛遊捕食的企鵝時,稱其為“有羽毛的魚”。

企鵝是地球上數一數二可愛的動物。世界上約有20種企鵝,它們全分佈在南半球;南極與亞南極地區約有8種,其中在南極大陸海岸繁殖的有2種,但是在炎熱的非洲大陸南非旅遊城市開普敦也有企鵝。其它則在南極大陸海岸與亞南極之間的島嶼。企鵝常以極大數目的族群出現,占有南極地區85% 的海鳥數量。

企鵝擁有其他鳥類的共同特征:身上擁有羽毛、尖而突出的堅硬的喙及有爪及鱗片的雙腳。但跟其他鳥類不同,它們沒有發達的翅膀,使它們無法飛行,也不像其他不擅於飛行的走禽(如雞、鴕鳥),因為身體肥胖而不擅於奔跑。但企鵝的趾間有蹼,翅膀也演化至槳狀。這樣的身體結構讓企鵝成為善泳的動物,在海中,企鵝十分靈活,並能潛入水中達565米深、22分鐘之久,也能遊出離岸6-12公裏遠,以捕食小魚、磷蝦等。
在陸地上的企鵝都是直立著的,就是步行,大部分時間也是像人一般以雙腳走路,可是由於身型肥胖,它們走路時都顯得很笨拙。在冰天雪地下,若被捕獵者追捕時,它們會全身向前俯伏在地上,以腹部貼上冰地上,並以雙腳作推動,快速逃走。
雖然現在的企鵝不能飛,但根據化石顯示的資料,最早的企鵝是能夠飛的!直到65萬年前,它們的翅膀慢慢演化成,能夠下水遊水的鰭肢,成為我們所看到的企鵝。其主要食物是小魚及磷蝦。企鵝通常很長壽,如帝王企鵝可達20-30歲。現今世界上約有20種企鵝,在生物學上可區分為6個屬。

企鵝 -形態

企鵝企鵝

企鵝本身有其獨特的結構: 企鵝羽毛密度比同一體型的鳥類大三至四倍,羽毛的作用是調節體溫。 雖然企鵝雙腳基本上與其它飛行鳥類差不多,但它們的骨骼堅硬,並比較短及平。這種特征配合有如隻槳的短翼,使企鵝可以在水底“飛行”。 雙眼上的鹽腺可以排泄多餘的鹽份。 企鵝雙眼由於有平坦的眼角膜,所以可在水底及水面看東西。雙眼可以把影像傳至腦部作望遠集成使之產生望遠作用。

企鵝是一種最古老的遊禽,它很可能穿上冰甲之前,就已經在南極安傢落戶。南生物成瞭企鵝充沛變成重疊、緊密連接的鱗片狀。這種特殊的羽衣,不但海水難以浸透,就是氣溫在零下近100℃,也休想攻破它保溫的防線。南極陸地多,海面寬,豐富的海洋浮遊鹽腺可以排泄多餘的鹽份。企鵝雙眼由於有平坦的眼角膜,所以可在水底及水面看東西。雙眼可以把影像傳至腦部作的食物來源。企鵝是一種鳥類,因此企鵝沒有牙齒。企鵝的舌頭以及上顎有倒刺,以適應吞食魚蝦等食物,但是這並不是牙齒。

企鵝 -分類

企鵝企鵝

楔翼總目(Impennes)又叫企鵝總目, 隻包括企鵝目(Sphenisciformes)企鵝科(Spheniscidae),包括6屬18種企鵝。全部為不會飛翔而擅長遊水和潛水的海洋鳥類。體羽呈鱗片狀,均勻分佈於體表,骨骼沉重,胸骨有發達的龍骨突。企鵝通常被當作是南極的象征,但企鵝最多的種類卻分佈在南溫帶,其中南大洋中的島嶼,南美洲和紐西蘭都比較多,在這裏有6屬13種企鵝營巢,其中有2個屬限於澳新地區,而企鵝中最大的屬角企鵝屬也是以澳新地區為分佈中心。企鵝第二大屬環企鵝屬則主要分佈於亞熱帶和熱帶地區,甚至可到達赤道附近,而在南極大陸沿岸營巢的企鵝隻有2屬4種,亞南極有2屬2種,而真正在南極大陸越冬的則隻有皇企鵝。現存於世的企鵝有18種,它們分別是小白鰭企鵝、白鰭企鵝、黃眼企鵝、麥哲倫企鵝、秘魯企鵝、加拉帕戈斯企鵝、帝企鵝、王企鵝、阿德裏企鵝、南極企鵝、巴佈亞企鵝、史氏角企鵝、角企鵝、響弦角企鵝、馬可羅尼角企鵝和直冠角企鵝。

王企鵝屬(Aptenodytes):有兩種,是最大型也是最漂亮的企鵝:皇企鵝、王企鵝。

皇企鵝Aptenodytes forsteri:身高一米以上,體重可超過30千克,是唯一在南極大陸沿岸一帶過冬的鳥類,並在冬季繁殖,皇企鵝每次隻產一枚卵,孵化時由雄企鵝將其放在兩腳的蹼上並用肚皮蓋住,此其間,雄企鵝停止進食,完全靠脂肪維持生命,直到幼企鵝孵出,其體重可減輕1/3。

王企鵝:體型稍小些,嘴則比較長,顏色更加鮮艷,主要分佈於南大洋一帶及亞南極地區,最北可到紐西蘭一帶。

阿德裏企鵝屬(Pygoscelis):有3種。巴佈亞企鵝、阿德裏企鵝、南極企鵝。

巴佈亞企鵝Pygoscelis papua :又叫金圖企鵝,分佈於南極半島和南大洋中的島嶼島嶼上

阿德裏企鵝Adelie Penguin :數量最多的企鵝,可在南極見到大規模的群體,遊蕩於南極有浮冰的水域。

阿德裏企鵝是一夫一妻制的動物。它們在產卵之前會先築巢,找一些小石子圍成一個窩的形狀,可以有效的防卵的滾動。但在南極,由於到處是冰雪覆蓋,小石子成瞭稀缺資源,被嚴格控制起來。每個阿德裏企鵝所分配的小石子數量是相當有限的。如果有雄性企鵝妄圖去偷竊鄰居傢的小石子,會被人傢豪不客氣的趕出傢門。但這時候雌性企鵝會悄悄的跟男鄰居偷情,而後,鄰居就會默許雌性把自傢的小石子銜幾顆回去。
南極企鵝Pygoscelis antarctica :又叫帽帶企鵝,主要分佈於南極一帶,有時遊蕩到南極以外。

角企鵝屬(Eudyptes):企鵝中種類最多,分佈最廣的一屬,有6種,頭部有黃色羽冠,在陸地上活動比較敏捷,在紐西蘭的有些種群可進入森林。鳳冠企鵝、響弦角企鵝、豎冠企鵝、史氏角企鵝、冠企鵝、長冠企鵝。

鳳冠企鵝: 分佈於紐西蘭一帶。

響弦角企鵝,分佈於紐西蘭的斯內斯群島。

一隻十分罕見的頰帶企鵝一隻十分罕見的頰帶企鵝

豎冠企鵝,分佈於紐西蘭一帶水域。

史氏角企鵝,分佈於澳大利亞的麥闊裏島。

冠企鵝,分佈於南美洲南部及南大洋一帶。

長冠企鵝,分佈於南大洋一帶及亞南極地區。

黃眼企鵝屬(Megadytes):隻有一種,即黃眼企鵝,分佈於紐西蘭南島一帶。

黃眼企鵝Megadyptes antipodes:分佈於紐西蘭南島一帶。

白鰭企鵝屬(Eudyptula):有兩種,是最小型的企鵝。小鰭腳企鵝、白翅鰭腳企鵝。

小鰭腳企鵝Eudyptula minor:又叫仙企鵝,分佈於澳大利亞到紐西蘭一帶,其中澳大利亞菲利浦島的小鰭腳企鵝每年9-10月下午8:05準時登陸,成為一大奇觀

白翅鰭腳企鵝:分佈於紐西蘭南島東部,有時被並入小鰭腳企鵝。

企鵝屬(Spheniscus):也稱環企鵝屬,有4種,是分佈最靠北的企鵝。非洲企鵝、洪堡企鵝、麥哲倫企鵝、加島環企鵝。

非洲企鵝:又叫斑嘴環企鵝或黑足企鵝:產於南非

洪堡企鵝或洪氏環企鵝:產於秘魯一帶的南美洲西海岸。

麥哲倫企鵝或麥氏環企鵝:產於南美洲南部。

加島環企鵝:產於赤道附近的加拉帕哥斯群島。

企鵝 -祖先

企鵝企鵝

企鵝的祖先是什麼樣的,它們會不會飛行?目前,很多證據顯示,企鵝似乎從祖先開始就不會飛行。

1887年,孟茲比爾提出過一個理論,認為企鵝有可能是獨立於其他鳥類,單獨從爬行類演變進化而來。企鵝的鰭翅不是鳥類的翅膀變異形成的,而是由爬行類的前肢直接進化形成的,企鵝根本沒有經歷過飛翔階段。後來,科學傢們在南極發現瞭一種類似企鵝的動物化石,它高約1米、體重有9千克,具有兩棲動物的特征。這個發現似乎印證瞭孟茲比爾的猜測。

1981年,日本也發現瞭一種類似企鵝的海鳥化石。專傢認為,這是一種距今3000萬年、不會飛的原始企鵝的化石,或許它就是現代企鵝的史前祖先。

近年,鳥類學傢在研究瞭北半球的海鴉化石的構造之後提出,距今3000萬年前美洲沿岸生活的一種海鴉可能與企鵝的起源關系密切。這種已滅絕瞭的海鴉也是一種不會飛行的海鳥。科學傢們認為,盡管企鵝與海鴉,一個生活在南半球,一個生活在北半球,但它們骨骼形體卻有許多相似之處,不能非親非故吧?
從以上證據來看,企鵝的祖先就是一種不能飛翔的動物。但是,有些動物學傢對此持不同看法。他們依據多年積累的研究資料,斷言企鵝的祖先應該是會飛行的。因為從現代企鵝的身體結構上依然能找到它們會飛翔的遠祖遺留給後代的烙印。

企鵝科的各種短腿而不會飛的水鳥,產於南半球,在陸地上直立而笨拙地行走,身上披覆短、硬、鱗形的羽,主要食甲殼類、軟體動物和魚.企鵝這種生物在被發現的過程中也有很多故事,1488年葡萄牙的水手們在靠近非洲南部的好望角第一次發現瞭企鵝。但是最早記載企鵝的卻是歷史學傢皮加菲塔。他在1520年乘坐麥哲倫船隊在巴塔哥尼亞海岸遇到大群企鵝,當時他們稱之為不認識的鵝。人們早期描述的企鵝種類,多數是生活在南溫帶的種類。到瞭18世紀末期,科學傢才定出瞭6種企鵝的名字,而發現真正生活在南極冰原的種類是19世紀和20世紀的事情。例如,1844年才給王企鵝定名,響弦角企鵝1953年才被命名。企鵝身體肥胖,它的原名是肥胖的鳥。但是因為它們經常在岸邊伸立遠眺,好像在企望著什麼,因此人們便把這種肥胖的鳥叫做企鵝。

企鵝 -習性

企鵝企鵝

生活史因種的體形大小不同以及地理分佈而異。同一種內的繁殖周期還與緯度有關。有的種長途遷移到內陸的祖傳營巢區去產卵,合恩角企鵝(S.demersus,即驢鳴企鵝)和小企鵝一年繁殖2次,大多數種一年僅繁殖1次。而王企鵝(A.patagonica)則三年內繁殖2次。王企鵝和帝企鵝每次產卵1枚,而其他種則產2枚,偶為3枚。大多數企鵝在南半球的春夏季繁殖。巴佈亞企鵝(P.papua)的某些種群也在冬季繁殖。帝企鵝發育時間長,故在秋季開始繁殖,以使幼雛在成活率機會最大的夏季產出。

當企鵝入群和離群時,常有種種表演和鳴叫。求偶配對時,常有求偶鳴叫,鳴聲在兩性之間有二態性。合恩角企鵝鳴聲似驢鳴。到繁殖季節,帝企鵝能找到舊巢及舊配偶。除帝企鵝隻由雄鳥擔任外,所有種都由兩性孵卵。在交配時企鵝群中十分熱鬧,鳴聲聒耳,到孵卵時則一片寂靜。卵和雛鳥的死亡率決定於氣候條件、幼鳥在生殖種群的百分比和敵害等因素,一般為產卵總數的40∼80%。產卵後,雌鳥常常離群到海洋覓食,約10∼20天後回來替換雄鳥,以後便以一兩周為期互相輪換。但雌性帝企鵝從鳥群到海洋需要走80∼160公裏(50∼100哩),一直到64天孵卵期之末才能返回;此時正值南極嚴冬,雄帝企鵝將卵置於足上孵化,並靠體內儲存的脂肪生活。

企鵝幼雛從卵殼孵出需24∼48小時,孵出後即表現有取食行為,將嘴放入親鳥口腔,取食成液狀的吐出的甲殼類或魚類食物。開始時,幼鳥藏在親鳥身下;逐漸長大後,幼鳥停留在親鳥體側。幼鳥從孵化到完全獨立的期限,在較小的種要2個月,帝企鵝需5個半月,王企鵝12∼14個月。半成熟的幼雛會成大群由成鳥照管,如在“幼稚園”內一般。

成鳥每年更換全部羽毛一次。換羽時不能入水,通常躲在鳥群以外的一個掩蔽地點。企鵝遊水迅速,用鰭肢作為推進器。需高速前進時,常常跳離水面,每跳一次可在空中前進1公尺或者更遠,並在此期間呼吸。在陸上則步態笨拙可笑,但前進速度甚快,以前肢為平衡器。可在巖石上靈活地行動,亦可在冰雪上以腹部著地滑行,以足及前肢為推進器。企鵝能藉太陽的位置來定向。

企鵝的食物隨著種、地理區域和季節的不同而異。大多數較小的南方企鵝以在南極富氧水面達到很高密度的磷蝦為食,象大型的企鵝同時也可以以魚為食物,在水中撲食的時候,由於企鵝是靠肺來呼吸,所以每隔一段時間需要到水面上換氣,例如:帝企鵝在水中捕食的時候可以呆20分鐘左右,一次最少可以捕6條魚。企鵝的大群體消耗的食物量驚人,一天超過幾噸,出海一次可達數周,成群捕食魚、烏賊和甲殼動物,天敵為豹形海豹(Hydrurgaleptonyx)或逆戟鯨(Orcinusorca)。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南極附近地區的南非海獅屬(Arctocephalus)和新海獅屬(Neophoca)的海獅也捕食企鵝。

南極的企鵝常常在0℃(32℉)以下的水中遊動,因而身體的保溫十分重要。水中高速運動又增加熱量的喪失。在陸地上時腳與冰塊密切接觸,皮膚溫度在0℃。皮膚溫度所以這樣低,是因為下肢內相鄰的動脈和靜脈之間存在逆流熱交換系統,使回心的較冷血液從流向末梢的血液中吸收熱量,從而節約體熱。與鸌類相似,企鵝也具鹽腺。研究證明,帝企鵝亦能感染鸚鵡熱淋巴肉芽腫型病毒病,阿黛利企鵝等體內帶痕量DDT。

企鵝與鸌形目(Procellariiformes)有共同祖先,始新世後化石紀錄豐富。企鵝目含1科企鵝科(Spheniscidae),下分5亞科,僅企鵝亞科(Spheniscinae)現存18種。

企鵝 -進化

科學傢在秘魯南部海岸出土瞭一些巨型的熱帶企鵝的化石殘骸。這是一種已經絕跡的企鵝,身高至少達1.5米,體型大得讓研究人員也感到非常震驚。就連目前生活在地球上的最大的企鵝——身高1.2米左右的帝企鵝,在它面前也十分遜色。

南極半島的一個天然海港洛克雷港,一對浪漫的企鵝情侶手牽著手站在一起。南極半島的一個天然海港洛克雷港,一對浪漫的企鵝情侶手牽著手站在一起。

此外,這種巨型企鵝還是目前所有已知水禽中鳥喙最長的。它的喙長達18厘米,比頭骨還要長出兩倍多。據估計,這種巨型企鵝生活在距今大約3600萬年前。

除瞭巨型企鵝之外,古生物學傢還在秘魯南部海岸發現瞭另一種已滅絕的熱帶企鵝種類。這種熱帶企鵝身高約0.9米,和現代的帝企鵝個頭差不多,它們生活在約4200萬年前的遠古時期,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企鵝種類之一。

研究人員表示,這兩種企鵝的化石殘骸,不僅是最完整的,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的殘骸。它們對研究現代企鵝的進化過程,以及企鵝在海洋中的分佈地點和歷史,都提供瞭全新的角度。

在發現這些化石殘骸之前,科學傢一直認為,企鵝一直在高緯度地區,直到1000萬年前,才首次遊到低緯度的赤道水域生活。但新發現的化石殘骸,卻將這一時間往前推瞭整整3000萬年。

科學傢認為,自從6500萬年前恐龍滅絕之後,地球曾經歷瞭一段歷史上溫度最高的時期。從大約3400萬年前,即南極冰蓋形成後,地球的溫度才逐漸開始降低。而這兩種企鵝在赤道水域生活的時間,都要遠遠早於地球開始降溫的時期。

由秘魯、阿根廷和美國科學傢共同組成的研究小組,對這些在2005年發現的化石殘骸進行瞭詳細的研究。這一研究結果發表在本周的《美國國傢科學院學報》網站上。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大學的古生物學傢朱莉婭·克拉克表示:“我們以前總是傾向於認為,企鵝是習慣低溫環境的動物——就連今天生活在赤道區域的小企鵝也是這樣。”

克拉克說,“但這些新發現的化石,卻可以追溯到過去6500萬年中地球上最熱的一段時間。這些證據表明,企鵝到達低緯度地區的時間,比我們之前的估計還要早3000萬年。”

與此同時,兩種新企鵝在進化過程中的各種特征,以及它們的生存年代和分佈情況,也使研究人員必須對企鵝的整個“傢譜”進行改寫。

和目前地球上生活的企鵝種類不同,身形巨大的遠古企鵝擁有長而窄的喙,尤其是巨型企鵝,它的喙特別長,就像長矛一樣。克拉克猜測,這種喙很可能是用來幫助高個子的巨型企鵝吞食大型獵物。不僅如此,遠古企鵝還能潛到很深的水下,並能像現代“親戚”那樣在水面下優雅地“滑翔”,邊滑翔邊捉小魚吃。

研究人員認為,新發現的這兩種企鵝是在地球上的不同區域分別進化的,後來才遊到溫度更高的赤道水域生活。研究人員相信,巨型企鵝曾在現在的紐西蘭附近生活,而較小的那種熱帶企鵝則發源於南極洲。雖然從這兩種已經滅絕的企鵝種類身上能夠看出,它們願意離開南半球緯度較高的低溫水域,前往水溫更高的地方生活,但克拉克博士表示,並不能因此得出結論說,現代企鵝也能適應目前的氣候變化所導致的高溫環境。

克拉克博士說:“這些在秘魯發現的物種是企鵝傢族中的早期分支,對現代企鵝而言,它們是相對較遠的遠房親戚。”她表示:“目前的全球變暖,發生在一個相對要短得多的時間段裏。從這些新化石物種上得到的數據,並不能夠證明,氣候變暖不會給目前生活在地球上的企鵝帶來任何負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