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

天葬 -概述

天葬天葬

生、老、病、死乃是人生的四部曲,而死則是人在所難免的最終歸宿。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葬。最初的人類並沒有葬禮,葬禮出現與人類社會的發展及自身的認識有關。古往今來,人類對遺體的處理方法,各不相同,可謂千奇百怪。天葬是藏地古老而獨特的風俗習慣,也是大部分西藏人采用的喪葬方法。藏族的喪葬形式是經歷瞭歷史變化的,據藏文史籍記載,在遠古的“七天墀”之時,諸王死時是“握天繩升天”,“如虹散失,無有屍骸”。這種情況同藏族當時的認識有關,當時藏族認為其祖先來自天上,死後歸天。

即“施鳥”。藏語中叫做“夏朵”,藏語為(bya-gtor)。漢文著作中又稱作鳥葬、風葬等。藏語稱天葬為“杜垂傑哇”意為“關(屍)到葬場”;又稱“恰多”意為“喂鷲鷹”。文中“恰”是一種專門食屍肉禿鷹,謂之“哈桂”。據此可知這種“天葬”亦可謂之“鳥葬”。

天葬 -藏區天葬起源

天葬神鷹天葬神鷹

天葬是在一定自然條件和社會環境中形成的葬俗。由於人類起源的地區不同, 不同的自然條件決定瞭不同區域居民的不同經濟生活, 不同風俗習慣。在野蠻時代, 人們對屍體的處理方式是隨意性的, 或棄之於原野、或置之於山洞、任其腐難爛、任禽獸食之。根據一些文獻的記載, 有的學者們認為在遠古的西藏社會, 曾經出現過“原始天葬”或“自然天葬”。藏區天葬起源問題眾說紛紜,但一般可歸納為兩種:
本土說——起源於藏區
有學者認為,吐蕃“七赤王”(gnam-gyi-khri-bdun)時期,藏區就有實行天葬的習俗。事實上,並非如此。《荀子·大略篇》中雲“氐羌之虜也,不憂其壘也,而憂其不焚也。”《呂氏春秋》中也有類似的記載。氐、羌是中國古代居住在西部的所有民族的總稱。其中羌與藏是否有親緣關系,很多學者持有不同的觀點。但在《新唐書》記載吐蕃傳時雲:“吐蕃本西羌屬”,《藏史明鏡》中亦雲:“漢代時,漢族稱藏族為西羌(以其地理方位而言)”。
以上述文獻為憑,可得出兩種結論:第一,中國古代,漢族曾經把居住在西部的民族分別稱作氐、羌,並把藏族稱作西羌;二,春秋戰國或更早時期,氐、羌都盛行火葬。《藏史明鏡》中記載七赤王傳時亦雲:“傳說“七赤王”圓寂後,消逝在天空中,沒有陵墓。但事實上是火化遺體,讓煙霧升入空中(指火葬)的習俗已盛行”。由此我們可以推論,在吐蕃“七赤王”時期,享有西羌之稱的藏區,當時盛行的喪葬是火葬的可能性很高。因為,從不同的文獻記載看,在藏區實行天葬的時代比火葬還晚一些。
古代藏區民間有棄屍於原野的喪葬習俗即“棄屍葬法”,雖然,表面上與“天葬”有些類似,但事實上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外來說——起源於印度
公元七世紀印度已經盛行天葬瞭。當時唐朝偉大的佛學傢玄奘到印度取經時所著的《大唐西域記注釋》中記載印度葬俗時雲:“送終殯葬,其儀有三,一曰土葬┈┈二曰火葬┈┈三曰野葬(指天葬)”。這時有“世界屋脊”之美譽的雪域高原是屬“五松”之一的法王松贊幹佈時期,以古籍材料為依據,藏區當時主要實行的葬俗是土葬。直到公元十一世紀末,藏區仍盛行土葬制度。《米拉日巴傳記》中記載米拉日巴的父親臨終時,給親屬朋友們留的遺囑中有這樣一句話:“死後我會在墓穴裏看著你們的”。我們可以從上文遺囑中“墓穴”兩字看出,當時在吐蕃非常盛行土葬的。此外《新唐書》(成書時間為公元1060年)中記載吐蕃習俗時亦雲:“居父母喪,斷發、黛面、黑衣、既葬(主要指土葬)而吉”。就此而論,我們可以證明,公元十世紀末到公元十一世紀初,藏區主要盛行土葬。但至今還沒有發現記載有關當時實行天葬的文獻。
公元十一世紀末,藏區葬俗發生瞭重大的變革,除土、火、水葬以外,天葬制度也從印度傳到瞭藏區。公元七世紀以前,佛教已經從印度傳到藏區,並得到推廣,但賦有佛教教義的天葬制度,並沒有傳到藏區。直到公元十一世紀末,印度僧人帕當巴桑吉(pha-dam-pa-sangs-rgyas)把天葬制度從印度帶到瞭藏區。《靈塔與金身》中雲:“他(指帕當巴桑吉)在西藏建立瞭希解(zhi-byed)和覺宇(jo-nang)兩個教派,同時也把天葬制度傳入瞭西藏。”“他大力提倡這種方法,並且親自到天葬臺為死者超度,他認為把遺體獻給禿鷲,這是一種高尚的奉獻行為,能贖回生前所有的罪孽,並得到解脫”(《漫遊西藏》)。《巴蜀民族風情》等以及其它書籍中,亦有類似的記載。在他的教派被藏民所接受的同時,從印度傳來的天葬也被藏民所接納瞭,並且傳播到藏區各地,得到藏民的愛戴。

天葬 -蒙古族天葬簡介

蒙古族天葬(蒙古語為“騰格裏·奧如希拉嘎”),如同土葬、沙葬、火葬、雙葬、水葬、風葬、樹葬、洞葬、秘葬一樣,是蒙古族喪葬儀式之一。  蒙古族天葬,從其起源、形式、內容以及儀式的實施,都受到自然地理環境和生業方式以及外來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因而在蒙古族天葬儀式中滲透著古老蒙古民族社會文化的深刻內涵,並在其樸素的形式背後蘊含著極其合理的生態大智慧。這種智慧自覺或不自覺地維護著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對脆弱的內蒙古生態環境起到瞭很好的保護作用。如今,蒙古族天葬已經伴隨著內蒙古生態環境狀況的日益惡化而成為一種歷史記憶,甚至已被人們所遺忘。  蒙古族傳統的天葬儀式,是將“死者的屍體面孔朝天,蓋上一塊寫有經咒的佈,放在荒郊野外,任狐貍、狼、食肉性禽吞食。三天後,親屬前來探視,如果屍體被鳥獸吃得幹幹凈凈,或所剩無幾,意味著死者生前行善,靈魂歸天。如果動得很少或原封未動,就被認為生前作惡,連鳥獸都不願啄噬。這時,就請喇嘛誦經超度,直到骨肉進入鷹狼之腹,才認為算是盡到瞭對死者的心意。”[1]

天葬 -儀軌

天葬天葬

天葬是藏區較為普遍的喪葬方式,藏族稱天葬為“恰多”,即喂鷹鷲 ,漢語稱“鳥葬”。各地的天葬場一般有固定地點和專門從事此項工作的天葬師。天葬儀軌主要包含以下步驟和內容:

停屍

當一個人死後,先將死者放在屋內的一角,屍體用白佈圍住,並用土坯做墊。屍體背走後,土坯隨即扔到十字路口,靈魂也隨之而去。藏傳佛教認為,人死後,靈魂和屍體不是一起脫離這個世界的,靈魂還有一個“中陰” 狀態。一般要停屍三至五日,除瞭設靈堂、祭臺、燃酥油燈,祭獻各種食品外,主要請僧人來從早到晚地誦念《度亡經》經,超度亡者的靈魂。期間,親戚朋友們要前來傢中吊唁慰問,來時通常帶一壺酒、一條哈達、一點酥油和一把柱香或寫著慰問字樣的錢包。哈達是獻給死者的,其他錢物資助給死者傢庭。人死期間,傢人一律不梳頭、不洗臉、不佩帶裝飾,也不能笑,不能高聲說話,更不能唱歌跳舞,目的是讓死者靈魂安安靜靜地升到天堂。

獻祭

停屍期間,死者傢門口便得吊掛一個紅色陶罐,罐口用白羊毛或白哈達圍系,內放柏葉煨燒,上鋪灑糌粑粉和三葷(血、肉、脂)、三素(乳、酪、酥),每天按時加進一些。罐子裏的這些東西是敬獻給亡靈吃的。藏族認為,人死後成瞭鬼,在中陰期間靈魂脫離肉體,不會思維,也不能按時進食,需要由活著的人按時添加食物進行供養。

出殯

舉行出殯儀式之前需要問卦擇日。出殯一般在天未亮時開始,出殯前一天,將死者衣服剝光,捆緊四肢,用白氆氌蒙上。出殯時,要從放屍體的位置到傢門口用糌粑劃一條白線作為引導,然後由死者後代沿白線把屍背到門口,再由天葬者背屍前往天葬場。當死者被背起時,後面有一個與死者同齡人要把糌粑白線掃掉,並把掃把、墊屍土坯等放置好,緊跟屍後,在遇到的第一個十字路口時倒掉,即扔到路口當中,把鬼魂送走。死者傢人是不能到天葬場的,背屍人和為死者送行者都不能回頭看,並在這兩天內,天葬師和送葬者也不能到死者傢中,以防將死者靈魂帶回傢中。

天葬獻屍

屍體送到天葬臺後,天葬師首先要煨“桑”,用三葷、三素祭品供奉神靈。聚集在天葬場周圍的禿鷲,一見煙火立即盤旋而至,聚集於附近等候。天葬師按不同類型的死者肢解屍體,剝離骨肉。如果死者是僧徒,先在背上劃個有宗教意義的花紋,接著是剖腹、取臟、切肉、剝去頭皮、割掉頭顱,骨頭用石頭砸碎並拌以糌粑,肉切成小塊放置一旁, 隨後,天葬師吹響海螺或用哨聲呼來“神鳥”禿鷲 ,按骨、肉順序分別喂食,禿鷲應聲而至,爭相啄食屍體後飛離。藏族認為死者屍體被食凈是最吉祥的,說明死者生前沒有罪孽,靈魂已順利升天。如未被食凈,則要將剩餘部分揀起焚化成灰撒向四方,同時念經超度。屍體處理完之後,代表死者傢人的管事者拿出準備好的酒、肉等食物慰勞天葬師。

天葬 -發展

天葬天葬天葬習俗始於何時,未見具體而確切的記載,佛教傳入西藏後,對於西藏喪葬習俗的影響很大,在佛教中“佈施”是信眾奉行的準則,佈施有多種,舍身也是一種佈施,據敦煌發現的《要行舍身經》中載,即勸人於死後分割血肉,佈施屍陀林(葬屍場)中。在漢地隋以前已有此風俗。這種風俗對於共同信奉佛教的藏族或許是殊途同歸。在佛教故事中也有“屍毗王以身施鴿”及“摩訶薩埵投身飼虎”的佛經故事,宣揚“菩薩佈施,不惜生命”等。
藏族較為普遍的一種葬俗,亦稱“鳥葬”。用於一般的農牧民和普通人。藏族佛教信徒們認為,天葬寄托著一種升上“天堂”的願望。每一地區都有天葬場地,即天葬場,有專人(天葬師)從事此業。人死後把屍體卷曲起來,把頭屈於膝部,合成坐的姿勢,用白色藏被包裹,放置於門後右側的土臺上,請喇嘛誦超度經。擇吉日由背屍人將屍體背到天葬臺,先點“桑”煙引起來禿鷲,喇嘛誦經完畢,由天葬師處理屍體。然後,群鷲應聲飛至,爭相啄食,以食盡最為吉祥,說明死者沒有罪孽,靈魂已安然升天。如未被食凈,要將剩餘部分揀起焚化,同時念經超度。藏族人認為,天葬臺周圍山上的禿鷲,除吃人屍體外,不傷害任何小動物,是“神鳥”。天葬儀式一般在清晨舉行。死者傢屬在天亮前,要把屍體送到天葬臺,太陽徐徐升起,天葬儀式開始。未經允許,最好不要去觀看。
天葬是藏族人民最能接受、也是藏區最普遍的一種葬俗。依據西藏古墓遺址推斷,天葬可能起源於公元7世紀以後,有學者認為,這種喪葬形式是由直貢噶舉所創立的。公元1179年直貢巴仁欽貝在墨竹工卡縣直貢地方建造瞭直貢替寺,並在當時推行和完善瞭天葬制度。

天葬 -方法

天葬臺天葬臺

關於天葬,藏傳佛教認為,點燃桑煙是鋪上五彩路,恭請空行母到天葬臺,屍體作為供品,敬獻諸神,祈禱贖去逝者在世時的罪孽,請諸神把其靈魂帶到天界。天葬臺上桑煙引來的鷹鷲,除吃人屍體外,不傷害任何動物,藏人稱之為“神鳥”。據說,如此葬法是效仿釋迦牟尼“舍身飼虎”的行為,所以西藏至今仍流行天葬。
多多卡天葬院中間,有一塊約4平方米大小、用鵝卵石鋪砌而成的葬屍池,池北邊有一塊60厘米高的長方形石塊,是天葬時停放屍體的。在天葬院南門外,還豎立一根約10餘米高的經幡旗桿,上邊有骷髏骨雕塑,頂部懸掛著很多褪瞭色的經幡。送逝者到多多卡天葬臺前,把屍體卷曲起來,頭屈於膝部,使成坐的姿勢,用白色藏被包裹,擇吉日由背屍人將屍體送至天葬臺,點燃桑煙引來鷹鷲,再進行屍解。因為鷹鷲喜歡吃肉,不喜歡吃骨頭,所以天葬程式就采用倒敘法,先喂骨頭。
這個說法應該有些問題,天葬首先應該是喂肉,由天葬師把屍體先下刀,好象還有專門的刀法,等喂完肉後才敲碎骨頭糌糍粑喂鷹鷲的,最後把死者的頭骨碼放在天葬臺周圍。

天葬 -相關評價

天葬天葬

各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葬禮,天葬與火葬、水葬、土葬沒有什麼特別,不同宗教的不同風俗,沒有什麼好壞之分。我們在感慨藏民族葬禮的同時,對方也同樣驚訝我們的火葬之殘酷,水葬之污染,土葬之浪費。以理解的心態看天葬,不是更環保更天然嗎?人之已死,還有什麼不能接受和不能理解,肉體不隻是一個軀殼嗎?
請用健康的心態來看待西藏的天葬,如果你認為天葬是野蠻的血腥的,但在藏族人心裏,就象別人揭開你祖墳看看你祖先是不是猿猴變來的感覺一樣。西藏不隻有天葬,還有美麗的天空,雄偉的佈達拉,神秘的大昭寺,傳說中繁華的八角街,羊八井地熱溫泉,等等……這個牽系藏族人夢和魂的地方、這種其他民族難以接受的儀式、這片靈魂的故土,僅僅是朝聖路上的一次升華、一次思想和靈性的超越,如同那古老的轉經筒一樣永恒轉動沒有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