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

(圖)幽默幽默圖片

幽默,指通過影射、諷喻、雙關等修辭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的訛謬和不通情理之處。對應古希臘“χυμός”演變來的西方語言相應詞匯(英語、法語等:humour,西班牙語、德語等:Humor……)的半音譯。民國早年,林語堂在《晨報》副刊上撰文將英文humour一詞半音譯為幽默,指使人感到好笑、高興、滑稽的行為舉動或語言,相當於風趣;幽默感則是運用或者理解幽默的能力。





解釋

  充滿幽默的笑,滑稽隻逗人笑,而幽默則是讓你笑瞭以後想出許多道理來。   “幽默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在西文用法,常包括一切使人發笑的文字,連鄙俗的笑話在內……在狹義上,幽默是與鬱剔、譏諷、揶揄區別的。這三四種風調,都含有笑的成分。不過笑本有苦笑、狂笑、淡笑、傻笑各種的不同,又笑之立意態度,也各有不同。有的是酸辣,有的是和緩,有的是鄙薄,有的是同情,有的是片語解頤,有的是基於整個人生觀,有思想的寄托。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靈的光輝與智慧的豐富’,……各種風調之中,幽默最富於感情。”(《林語堂——論讀書,論幽默》,當代世界出版社出版)3一種能激發起人類心理某種情感的智慧,某種在對邏輯性進行適當調控後對現實進行某種形式的加工或者破壞。目前幽默或搞笑已經可以提升到哲學研究的范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幽默就是一門哲學。

幽默 -概述

英語、法語中的humour一詞來自古希臘醫學,他們相信人類身體有四大類液體控制健康及情緒,稱之為“χυμός”(chymos),大意是指汁液,它們包括血、黃膽汁、痰及黑膽汁,抑鬱是由於體內“黑膽汁”過盛所致,而解決方法正是開懷大笑。英國人以Humour一字演化成有趣的意思,1924年林語堂按照英文翻譯成幽默一詞。

英語中的humour也可寫作humor,但兩個詞又有所差別。而且,在西方世界中,Humour一詞並不一定都含有有趣的意思。法文中的humour(或寫為Humeur),是指心情,而不存有幽默之意。劍橋大學解剖學傢約翰•赫非特(John Hadfield)認為,雖然人類已開始掌握憤怒、抑鬱的機制,但對發笑的認識仍十分有限。為什麼我們看見政客在電視上打噴嗤會發笑,依然是個謎。

幽默 -含義

(圖)漫畫馬三立漫畫馬三立

幽默是指某事物所具有的荒謬荒唐的、出人意料的、而就表現方式上又是含蓄或令人回味深長的特征。比如相聲《逗你玩》中剛開始小偷教小孩說自己名叫“逗你玩”的過程呈現得很平淡、最多叫人覺得有些不知所以然,隻是當小偷偷瞭衣服後的結果才叫人覺得很荒謬荒唐,直至恍然大悟,而馬三立的表演內緊外松、有條不紊、維妙維肖、含蓄雋永的“抖包袱”過程更使得人們都大笑不止。

幽默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在西文用法,常包括一切使人發笑的文字,連鄙俗的笑話在內……在狹義上,幽默是與鬱剔、譏諷、揶揄區別的。這三四種風調,都含有笑的成分。不過笑本有苦笑、狂笑、淡笑、傻笑各種的不同,又笑之立意態度,也各有不同。有的是酸辣,有的是和緩,有的是鄙薄,有的是同情,有的是片語解頤,有的是基於整個人生觀,有思想的寄托。最上乘的幽默,自然是表示‘心靈的光輝與智慧的豐富’,……各種風調之中,幽默最富於感情。”

幽默 -來源

幽默並不是自從漢字誕生,就有的詞匯。有些人以為中文博大精深,很多中文單詞,英文中沒有確切的翻譯,例如: 加油。其實英文中也有些單詞,中文沒有直接的翻譯。

大多數人認為該詞為國學大師林語堂先生於1924年最先介紹入中國,對此,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會委員、山東省民間文藝傢協會理事張繼平認為並不確切,張繼平向記者介紹說,第一個將英語單詞“humor”譯成中文的應該是國學大師王國維,時間比林語堂首次使用“幽默”的譯法早18年。

王國維在1906年出版瞭《屈子文學之精神》一書,書中普議及“humor”一詞,並將其音譯成“歐穆亞”,認為“歐穆亞”是一種達觀的人生態度,但並未展開論述,以後也未再議。1924年,林語堂在《晨報》副刊上連續撰文,定“幽默”為“humor”的漢譯名。因此,從嚴格意義上講,“humor”一詞的中文翻譯第一人應該是王國維,“humor”進入中國已整整100年。

(圖)林語堂林語堂

據瞭解,“幽默”一詞在我國最早出現於屈原的《九章·懷沙》:“煦兮杳杳,孔靜幽默。”此處的“幽默”意為“幽默無聲”。然而,“幽默”一詞作為音譯的外來詞,與古漢語詞語“幽默”並無關系。隻是隨著“幽默”一詞新義的淬,“幽默”作為古漢語詞語的本義逐漸被新義所取代。林語堂解釋道:“凡善於幽默的人,其諧趣必愈幽隱;而善於鑒賞幽默的人,其欣賞尤在於內心靜默的理會,大有不可與外人道之滋味。與粗鄙的笑話不同,幽默愈幽愈默而愈妙。”

林語堂把“humor” 譯為“幽默”,當時許多文化名人也持有異議。魯迅曾認為它容易被誤解為“靜默”或“幽靜”,而覺該譯法不妥。翻譯傢李青崖主張譯為“語妙”、但“語妙天下 ”是句成語,有“光說不做”含義。語言學傢陳望道擬將其譯成“油滑”,又覺不夠確切,且有輕浮之嫌。後來,語言學傢唐栩侯又將其譯作“諧穆”,認為一“諧 ”一“穆”構成“humor”整體。最終,林語堂的翻譯方法被世人所認可,一直沿用至今。

自20世紀20年代起,林語堂和中國新文學運動旗手魯迅一起,運用幽默手法開展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思想和文化鬥爭,在初中中探索幽默理論,並創造瞭基調高亢、語言詼諧、諷喻犀利的“語絲體”散文,而林語堂本人也被稱為“幽默大師”。

幽默 -特點

幽默與滑稽、諷刺不同。滑稽是在嘲笑,插科打諢中揭露事物的自相矛盾之處,以達到批評和諷刺的目的:諷刺則是用比喻,誇張的手法對不良或愚蠢行為進行揭露,批評或嘲笑。幽默與兩者既有聯系,又有區別。

《辭海》上的解釋是這樣的:“通過影射、諷喻、雙關等修辭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的訛謬和不通情理之處。”列寧說:“幽默是一種優美的,健康的品質。”正因如此,所以有人把幽默看作是一個人成熟的一種表現。我們今天的生活充滿陽光和歡笑,但不妨在緊張的勞作之餘,讓幽默充當精神上的按摩師,那時,生活將更富於樂。而且幽默讓生命長久!挪威研究顯示,擁有幽默感的成年人比缺少生活樂趣者更長壽,極具幽默感的癌癥患者比起缺乏幽默感患者,死亡率低70%幽默是一個相當熱門的話題,幽默到底是什麼?找不到明確一致的解釋。幽默來源於生活,是學來的。幽默是一種經過藝術加工的語言形式,是藝術化的語言,幽默是一種藝術方法,用這種方法造成以笑為藝術手段的文學藝術作品。

幽默 -方式

(圖)惡搞始作俑者: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惡搞始作俑者: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

常見的幽默有幾種方式

相聲:通過語言或者對話來達到幽默的效果。

笑話:通過一個有趣的小故事來使人們感到好笑。

無厘頭:利用表面毫無邏輯關聯的語言和肢體動作,使人們有滑稽的感覺戲仿:通過模仿來使人們感到滑稽。

惡搞:通過毫無道理的方式(例如在照片上畫八字胡),來使觀看者感到好笑。

黑色幽默:20世紀60年代在美國興起的一個文學流派,對充滿矛盾的荒謬的社會現實進行無奈、苦澀的冷嘲熱諷。後也指這種無奈、苦澀的表現風格。是一種對現實采取嘲笑抨擊,揭露和諷刺,幻想和否定結合在一起的“黑色”的“幽默”。

愚人節:能引出許多笑話的一天,人們以多種方式開周圍的人的玩笑。

棟篤笑: 是英文“Stand Up Comedy”的翻譯。這個翻譯很“廣東話”,不少香港人都覺得譯很傳神。雖然這一詞源自西方,但跟中國人的相聲有不少相似的地方,隻是在這個“求新”和“求創意”的年代,年青人較接受一些易明和生動的名詞。

幽默 -區別

(圖)幽默幽默

如果從幽默的原理說來,幽默是一種巧妙的語言方法,其特性是用曲折、含蓄的方式表達(或表現)使人領悟,而不是用直敘表達的。比如俗話裏就有許多含蓄的說法,比如說某人“不賣油,光敲梆子”,人們一聽就明白,是“隻會說,不會幹”的意思。兩人爭吵,有人評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也是一聽就明白,說的是:“發生爭吵不歸咎於哪一位,而是這兩人都有責任”,或是說:“這兩人在一起就會爭吵”。又如《資談異語》載“曼卿戲言”:“石曼卿善謔,嘗出禦馬,一日失鞍馬驚,曼卿墜地,從吏慌忙扶掖升鞍。曼卿曰,賴我是石學士,若是瓦學士,豈不跌碎乎?”這話一聽就明白,石曼卿不怪那馬和那從吏,表示不介意瞭。這種語言方法出人意料,也挺巧,聽著有趣,會把人逗樂瞭。所以幽默也可說是用輕松滑稽的方式說話,或是用這種態度處理問題,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些人所講的。

逗笑的現象,我國習慣統稱:“滑稽”;西方國傢習慣統稱:“幽默”。意思是一樣的。後來學者們發現,逗笑有兩種,一種是自然出現,或無意中出現的逗笑;另一種是人有意想出來的逗笑。這裏我們就借用“滑稽”和“幽默”這兩個詞,用“幽默”表明想出的逗笑。現在還有不少學者把逗笑和幽默混為一談。例如,許多學者論文中,常引用德國哲學傢康德寫的,說幽默是“在緊張的期待突然消失之際產生的一種情感”。實際上這是一種逗人笑的原因。幽默的逗笑常用這種方法,滑稽的逗笑也是由於這個原因。例如孩子放大鞭炮,用香火點燃瞭,在一旁的人以為這樣大的鞭炮一定很響,都堵上兩耳跑開。沒想到這鞭炮有毛病,隻刺出火星,不爆響!跑的人先很緊張,突然變得沒什麼可怕的瞭,就覺滑稽可笑瞭。

幽默 -發展

幽默的逗笑,其來源隻能在於人與人之間發生。逗出的笑,是人看來聽來感覺到的。人與人之間交往,都靠語言,這就要考察語言裏會不會出幽默。

(圖)幽默幽默圖片

中國有幾千年文明史,語言文化日漸成熟。語言從原始到進化,有不斷漸進的歷程。原始人勞動方式簡單,隻是打獵、耕種的活動,語言也就簡單,說的就是一般生活和幹活的事。使用機械生產後,勞動方式復雜瞭,在集體活動中,人們之間的關系與交往也變得復雜瞭,特別是在商業和外交活動中,語言稍有不慎常會造成麻煩。在交往中,由於許多話不宜用直白的說法,人們就學會瞭用啟發式的語言。例如長者死瞭,一般總會說是“去世”、“不在”、“已故”之類,不會直說:“我爸爸死瞭”的。早年婦女提到她丈夫,或丈夫提到他妻子,也都不好意思直說,而是說:“孩子他爹”,“孩子他媽”。有的老太太說她丈夫是:“我們傢那煙袋桿兒”,都拐瞭個彎,使用曲折、含蓄的說法。人們最初說的“去拉屎”、“去撒尿”,後來也不直說瞭,而是說:“上茅房”、“上廁所”,再往後說:“去洗手間”,“去化妝室”瞭。這是因為人們之間關系日漸復雜與文明進步所帶來的語言進化的結果。

俗話說熟能生巧,使用語言也一樣,尤其是在玩笑之間,人們說話常會用“巧”。如說:“我一人吃飽,全傢不餓”,一聽就明白說的是:過獨身生活。記得作傢馬克·吐溫說過:“戒煙最容易瞭,我就戒過二百多次。”但人們一聽就會明白,他說的是老也戒不掉!這種說法意思明白,又很滑稽,顯然都是經過藝術加工的語法,是創造性的語言,自然是出於智慧的。這就是幽默。

幽默 -參考資料

[1] 《論讀書,論幽默》,林語堂,當代世界出版社

[2] 《幽默笑話》 http://joke.cang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