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遠哲

李遠哲 -李遠哲

李遠哲(YuanTsehLee)1986年以分子水平化學反應動力學的研究與赫施巴赫(DudleyR.Herschbach)及約翰·波蘭伊(JohnC.Polanyi)共獲諾貝爾化學獎,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臺灣人。目前為“中央研究院”、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美國國傢科學院,以及德國格丁根科學院等之院士。

李遠哲 -履歷

1936年11月19日,李遠哲生於臺灣新竹。

1943年入新竹公學校,是校棒球隊及乒乓球隊隊員。

1949年入新竹中學,是校網球隊隊員,並在學校樂團吹長號。

1955年保送進入國立臺灣大學化工系,次年轉入化學系。學士論文由鄭華生(Hua-shengCheng)教授指導,研究用紙電泳分離鍶與鋇。

1959年國立臺灣大學學士畢業。

1959年入國立清華大學(新竹)原子科學研究所放射化學組碩士班,論文由浜口博(H.Hamaguchi)教授指導,研究溫泉沉積物礦質北投石(Hukutolite)含有的天然放射性同位素。

1961年留清華擔任助教一年,跟從C.H.Wong教授,分析tricyclopentadienylsamarium的X線結構。

1962年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就讀化學系博士班,論文由馬漢(BruceMahan)教授指導,研究電子激發的堿金屬原子的化學離化過程。在此期間,李遠哲逐漸對離子-分子間作用以及分子散射的動力學,尤其是利用交叉分子束研究反應動力學產生興趣。

1965年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博士畢業。

1967年2月前往哈佛大學,在赫施巴赫(DudleyR.Herschbach)教授處從事博士後研究。

1968年10月任芝加哥大學化學系及佛蘭克研究所(JamesFranckInstitute)助理教授。

1971年10月升為芝加哥大學副教授。

1972年返臺擔任清華大學教授半學年。

1973年1月升為芝加哥大學教授。

1974年返回加州柏克萊分校,任化學系教授、勞倫斯柏克萊實驗室主任研究員。同年,成為美國公民。

1975年任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院士(Fellow,AmericanAcademyofArtsandScience)

1979年獲選為美國國傢科學院院士(Member,NationalAcademyofSciences)。

1980年當選中央研究院數理組第十三屆院士。

1980年獲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名譽教授。

1986年獲授美國國傢科學獎章。

1994年1月15日,放棄美國國籍,回到臺灣接替他的老師吳大猷教授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並於2005年宣佈2006年院長任滿後不再續任,他出任院長同時也兼任國立臺灣大學化學系特約講座教授。

1995年9月21日應時任臺灣‘總統’李登輝和‘行政院院長’連戰邀請,入閣擔任‘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兼召集人,於1997年12月2日委員會完成階段性破壞任務解散後卸任。

2006年10月19日,中央研究院院長任期屆滿,卸任,由翁啟惠接任。

2007年10月9日,天主教教宗本篤16世任命李遠哲為宗座科學院院士。

2008年3月21日起擔任T3大學策略聯盟召集人、咨詢委員會委員。

李遠哲 -傢庭背景

李遠哲的父親是知名畫傢李澤藩,出生於新竹市武昌街;母親蔡配是小學教師,出生於臺中縣梧棲鎮。李遠哲與太太吳錦麗(BerniceWuChin-li)在小學時相識,他們育有兩兒一女:長子Ted(1963年出生,新聞業)、次子Sidney(1966年出生,醫生)、長女Charlotte(1969年出生,社會學傢)。

李遠哲 -政治生涯

李遠哲李遠哲

李遠哲與陳水扁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投票前不久,李遠哲在3月5日公開發表《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後來又在3月10日組成國政顧問團公開支持陳水扁,為選戰投下震撼彈,被認為是綠營獲勝的主因之一。

2006年6月2日,李遠哲指出:歷史一直在驗證英國阿克頓爵士(LordActon)的名言“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敗”,海內外就有不少例子;因此不論誰當政,於城於國,都要謹記這兩句名言,時時自我警惕。他又表示,每個人的行為都是過去幾十年教育促成;現在大傢隻看考試得幾分,大學也主要靠考試招生,道德修養都不考慮,這會有問題的。

2006年6月25日,李遠哲發表親筆署名的四點聲明,原文如下:

1、民主政治和政黨輪替是普世價值,也是本人的堅定信念。本人過去對臺灣民主政治和政黨輪替所公開表達的各種主張,今日檢視,依然堅持。2、民主進步黨執政以來,政績有限,弊案不少。對於該黨未能堅持理想,未能謙卑執政,本人深感痛心。殷盼該黨深自檢討,以後功補前過,俾不負人民寄托。3、李遠哲談論陳水扁3、現行《憲法》對罷免總統的高門檻設計,應系當年修憲時著眼安定政局的縝密考量。本人認為,發動罷免的一方應當深切體察憲政之治的原理;但被罷免的人也應當再三推敲“止謗莫如自修”的精義。
2006年7月爆發自肥爭議,李遠哲發表兩點聲明如下:

1、中研院評議委員會決議修正組織規程,增列優遇條款,本人應可留待新任院長批準。惟經深思,本人若因自己也在優遇名單上,便遲不處理,以私害公,對名單上另外五位院士,事實上形成不公平,自非處理院務之所當為。2、本人一向以能為自己的國傢服務為無上光榮,因此雖然美、日一些學術機構知道本人即將任滿,紛紛前來議聘,且報酬都在國內標準二倍以上,本人迄不考慮。至於本人是否自肥之人,社會應有公論;因此,對於某些惡意批評,本人並不在意。

2006年10月9日,李遠哲在接受臺灣《聯合報》專訪時,承認:“大傢對教育確實有很多不滿。但這十多年來,很多人受到誤導,認為教改會要負責;其實教育是大傢一直要改革、討論的,要經年累月檢討,方向不對就要改進。”同時,對於臺灣教育的問題,李遠哲說:“最大問題出在,大傢盲目相信筆試才公平;所以高中老師應該幫忙學生作生涯規劃,就做得非常差,讓補習班可以營利。”

李遠哲 -參與教育改革

熱心社會事務的李遠哲在1994年9月應行政院連戰院長邀請入閣,擔任“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兼召集人,任期直到1996年12月教改會解散。蕭萬長院長任內,指定前教改會委員劉兆玄副院長實際執行教育改革。

國民兩黨執政時的“教育部”部長林清江和黃榮村;“行政院”院長遊錫堃和劉兆玄都是當年教改會的委員。雖有人說化學的成就不一定能延伸到教育的專業上,劉兆玄院長就是化學傢出身的大學校長和部長、院長,毛高文前部長也是化學專業。

臺灣幾十年的教育是菁英教育,平民受教權在這環境下是不公義的;故教改乃是從多元教育與聯考制度做起,李遠哲對於受教權的堅持是受到肯定的。

李遠哲 -主要貢獻

李遠哲獲1986年諾貝爾化學獎李遠哲獲1986年諾貝爾化學獎

李遠哲主要從事化學動態學的研究,在化學動力學、動態學、分子束及光化學方面貢獻卓著。分子束方法是一門新技術,1960年才開始試驗成功,交叉分子束方法起初隻適用於鹼金屬的反應,後來由李遠哲在1967年同赫休巴赫教授共同研究創造,把它發展為一種研究化學反應的通用的有力工具。此後十多年中,又經李遠哲將這項技術不斷加以改進創近,用於研究較大分子的重要反應。他所設計的“分子束碰撞器”和“離子束碰撞器”,已能深入瞭解各種化學反應的每一個階段過程,使人們在分子水平上研究化學反應的每一個階段過程,使人們在分子水平上研究化學反應所出現的各種狀態,為人工控制化學反應的方向和過程提供新的前景。

李遠哲在1986年與哈佛大學Herschebach博士及多倫多大學JohnPolany博士同獲諾貝爾化學獎的消息傳出後,他本人和華人學術界,以及他任教的柏克萊加州大學的師生都很興奮,紛紛向他表示祝賀,贊揚他刻苦勤奮的鉆研精神。盡管李遠哲在政治立場上親綠,但還是對推動海峽兩岸的科研工作做出瞭一定的貢獻。他除擔任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之外,還協助臺灣“中央研究院”原子分子研究所設計、安裝一部分子束碰撞儀器,預定年底完成。多年來,他一直與中國科技大學開展學術交流,並幫助中科大化學系開展起化學動力學的研究工作。中國科技大學和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上海復旦大學授予他榮譽教授頭銜。他還指導大連生物研究所和北京化學研究所建立瞭三套分子束裝置。

李遠哲 -社會影響

李遠哲與陳水扁李遠哲與陳水扁

1999年以來,李遠哲每年回臺灣多次,除主持學術講習、參加學術會議外,以“中央研究院”原子分子科學研究所籌備處咨詢委員會主席身份,協助原子分所的發展,並直接參與原子分所的設計、研究計劃、科學傢的聘任與學術指導等實際工作。李遠哲還是同步輻射研究中心的指導委員會委員。

李遠哲曾分別於2000年和2004年,在臺灣地區“選舉”中的關鍵時刻幫助陳水扁獲得“選舉”勝利,而且經常通過媒體與陳水扁當局就個別問題進行唱和,因此臺灣媒體評價其為綠營人士。

對於2008年中國國民黨在臺“立法院”大勝四分之三個議席,李遠哲搖身變成鼓吹“一黨獨大之弊端”的號手,認為中國國民黨如果在“總統”選舉中再度獲勝,將會壟斷行政和立法權,走回“獨裁”老路。李遠哲的說法與民進黨2008年“總統”參選人謝長廷的口號相唱和,試圖通過這種方式為馬英九當選減分。

李遠哲 -榮譽獎項

李遠哲曾獲得美國化學學會的哈裏遜豪獎、彼得·德拜物理化學獎、美源都的勞倫斯獎、美國國傢科學獎、英國皇傢化學佰法拉第獎和1986年諾貝爾化學獎等。

此外,李遠哲獲得各國學術團體、大學授予之榮譽博士、榮譽教授、榮譽講座、傑出校友、傑出學人等榮譽名銜數十項。並發表科學著作兩百多篇。同時也參與國際學術團體、美國聯邦政府、加州州政府、加州大學和一些私人學術組織中各種委員會咨詢工作。

李遠哲 -評價

李敖在2005年出版的新書《李遠哲的真面目》中,評價李遠哲“是好人,但也會做壞事”, “沒有領袖風格,隻能做科學”,不應把他(李遠哲)“捧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