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雞儆猴

(圖)殺雞儆猴殺雞儆猴漫畫

詞目 殺雞儆猴
發音 shā jī jǐng hóu
釋義 殺雞給猴子看。比喻用懲罰一個人的辦法來警告別的人。

殺雞儆猴 -注解

大凌小者,警以誘之①。剛中而應,行險而順②

①大凌小者,警以誘之:強大者要控制弱下者,要用警戒的辦法去誘導他。

②剛中而應,行險而順:語出《易經·師》卦。師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坎下坤上)。本卦下卦為坎為水,上卦為坤為地,水流地下,隨勢而行。這正如軍旅之象,故名為“師”。本卦《彖》辟說:“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剛中而應”是說九二以陽爻居於下坎的中信,叫“剛中”,又上應上坤的六五,此為此應。下卦為坎,坎表示險,上卦為坤,坤表示順,故又有“行險而順”之象。以此卦象的道理督治天下,百姓就會服從。這是吉祥之象。“毒”,督音,治的意思。

殺雞儆猴 -由來

繩之以法,犯軍令韓信斬殷蓋。殺雞儆猴,振軍心槍斃韓復榘。相傳猴子是最怕見血的,馴猴的人首先當面把雞殺給它看,叫它看看血的厲害。才可以逐步進行教化。捉猴子的人就采用這殺雞戰術,不管它怎樣頑強抗拒,隻要雄雞一聲慘叫,鮮血一冒,猴子一見,便全身軟化,任由捉獲瞭。

所謂“殺雞儆猴”,即是“殺一儆百”,有威脅恫嚇之意,這是權術,是馭眾手段。在意見紛紜、工作受到許多阻撓的時候,為使步驟劃一,法令貫徹執行,非以嚴厲手段對付不可,此之所謂“不以霹靂手段,怎顯菩薩心腸”的解釋。

殺雞儆猴 -簡介

“殺雞儆猴”說的是殺掉雞來嚇唬猴子,比喻懲戒一個以警戒其餘。在耍猴人看來殺掉雞的成本遠遠低於殺掉猴子的成本,雞較之於猴子要無用的多。而雞們一向是“作秀”的高手,什麼“雞飛狗跳”、“蛋打雞飛”,總之上得瞭臺面,於是被殺的雞總要把“被殺”演繹成一場大張旗鼓奢侈鋪張的大片。滿地雞毛的掙紮,雪流四處的慘境,呼天搶地的鳴冤。用這種效果來嚇唬猴子是綽綽有餘的瞭,猴子們自然不想身首異處,隻得俯首帖耳不敢造次瞭。

殺雞儆猴 -古人按語

(圖)殺雞儆猴殺雞儆猴

按語說:率數未服者以對敵,若策之不行,而利誘之,又反啟其疑,於是故為自誤,責他人之失,以暗警之。警之者,反誘之也:此蓋以剛險驅之也。或曰:此遣將之法也。統率不服從自己的部隊去打仗,如果你調動不瞭他們,這時你想用金錢去利誘他們,反而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正確的方法是:你可以故意制造些錯誤,然後責備別人的過失,借此暗中警告那些不服自己指揮的人。這種警戒,是從反面去誘導他們:迄就是用強硬而險詐的方法去迫使士兵服從。或者說,這就是調遣部將的方法。對待部下將士,必須恩威並重,剛柔相濟。軍紀不嚴,烏合之眾,哪能取勝?如果隻是一味地嚴厲,甚至近於殘酷,也難做到讓將士們心服。所以關心將士,體貼將士,使將士們心中感激敬佩,這才算得上是稱職的指揮官。《孫子兵法》中對此早有名訓:“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也。”這就是強調治軍要嚴。“視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這就是強調要關心將士,使他們願意與將帥一同戰死。

殺雞儆猴 -意義

“治亂世。用重典;治亂軍,用嚴刑。”孔子誅少正卯,雖然不合情理,但權術奸詐,卻因這一刀而使得權臣畏懼,市井安然;孔明於揮淚斬馬謖之時說:“昔孫武所以能制勝天下者,用法明也,今四方紛爭,兵交方始。若廢法何以討賊,不明正軍律何以服眾?”這就是平亂與治亂的權術,是殺雞儆猴的妙用。人是神秘的,社會愈復雜,愈見機巧奸詐,各有主張,各行其是,如不限制於一個范圍,必至正邪莫辨,人欲橫流。所以亂世英雄多,盛世英雄少,就在於范圍限得緊不緊。古時的所謂“英雄”越多,對國傢對社會越不利,常言道“孝子不生慈父之傢,忠臣不生聖君之下”,“英雄”者,等於枯木中的蛀蟲也。這等人貪婪暴戾,好亂成性,或謠言倡亂,或患連造反,總之惟恐天下不亂,亂就民不聊生,民不聊生就可以實現他的企圖,象補鍋的師傅一樣,先把鍋子裂縫敲寬瞭再來施補手術,越敲得寬越顯出技術超群。試看中國歷史,哪一個朝代不是把鍋子敲破瞭再來補? 為瞭要鞏固社會秩序,安定人民生活,對於這批作亂的人,應予嚴懲痛處,借幾個人頭教他們瞧瞧。這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見瞭棺材淚漣漣”的攻心戰術。“殺雞儆猴”的意義就在此。

殺雞儆猴 -典故

(圖)殺雞儆猴殺雞儆猴話劇

春秋時期,齊景公任命田禳苴為將,帶兵攻打晉、燕聯軍,又派寵臣莊賈作監軍。禳苴與莊賈約定,第二天中午在營門集合。第二天,禳苴早早到瞭營中,命令裝好作為計時器的標桿和滴漏盤。約定時間一到,禳苴就到軍營宣佈軍令,整頓部隊。可是莊賈遲遲不到,禳苴幾次派人催促,直到黃昏時分,莊賈才帶著醉容到達營門。禳苴問他為何不按時到軍營來,莊賈無所謂,隻說什麼親威朋友都來為我設宴餞行,我總得應酬應酬吧?所以來得遲瞭。禳苴非常氣憤,斥責他身為國傢大臣,有監軍重任,卻隻戀自已的小傢,不以國傢大事為重。莊賈以為這是區區小事,仗著自己是國王的寵臣親信,對禳苴的話以為然。禳苴當著全軍將士,命令叫來軍法官,問:“無故誤瞭時間,按照軍法應當如何處理?”軍法官答道:“該斬!”禳苴即命拿下莊賈。莊賈嚇得渾身發抖,他的隨從連忙飛馬進宮,向齊景公報告情況,請求景公派人救命。在景公派的使者沒有趕到之前,禳苴即令將莊賈斬首示眾。全軍將士,看到主將殺違犯軍令的大臣,個個嚇得發抖,誰還再敢不遵將令。這時,警公派來的使臣飛馬闖入軍營, 拿景公的命令叫禳苴放瞭莊賈。 禳苴沉著地應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見來人驕狂,便又叫來軍法官,問道:“亂在軍營跑馬,按軍法應當如何處理?”軍法官答道:“該斬。’來使嚇得面如土色。禳苴不慌不忙地說道:“君王派來的使者,可以不殺。”於是下令殺瞭他的隨從和三駕車的左馬,砍斷馬車左邊的木柱。然後讓使者回去報告。禳苴軍紀嚴明,軍隊戰鬥力旺盛,果然打瞭不少勝仗。

殺雞儆猴 -歷史事件

薑太公滅瞭商紂,周朝立基之後,要羅致一批人才為國傢效力。在齊國有一位賢人狂橘,很為地方上人士推重。薑太公慕名,想請他出來做事,拜訪瞭三次,都吃閉門羹。薑太公忽然把他殺瞭,周公但想救也來不及,問薑太公:“狂橘是一位賢人,不求富貴顯達,自己拙井而飲,耕田而食,正所謂隱者無累於世,為什麼把他殺瞭?”

薑太公說:“四海之內,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在天下大定之時,人人應為國傢出力。隻有兩個立場,不是擁護就是反對,絕不容有猶豫或中立思想存在,以狂橘這種不合作態度,如果人人學他樣,那還有什麼可用之民。可納之餉呢?所以把他殺瞭,目的在於儆效尤!”

果然經此一殺,想杯葛周朝的人都不敢自嗚清高,隱居下去瞭。

殺雞儆猴 -讀者三疑

殺雞給猴看,是嚇唬一下猴子——你要是瞎蹦達,同樣下場。所以謂之“殺雞儆猴”。

疑一,殺雞,猴看不看?你殺雞,猴在那兒閉目塞聽,豈不是枉費心機!“殺雞猴不看”之事頗多。某法院原執行難,1998年案件執結率不到一半,挨瞭批評。院領導大為惱火,撲下身子抓執行,可有關人員就是不買賬,成效不佳。後加大處罰和獎懲制度,來瞭個殺“猴”給“雞”看,執行工作一傢夥上去瞭,三年邁出三大步,去年案件執結率達到94.4%。

疑二,為啥不“殺猴儆雞”?大概是主人曉得猴子身價高,不宜輕易殺它,隻是“儆”一下而已。而雞價低廉,又蹦達不起來,殺它無妨。這是否有點“雞”、“猴”不平等!猴犯死罪,非但不殺,反拿雞問罪,公平乎?這是否意味著老百姓生來就是挨“殺”的,“身價高”的當官的就是看“殺”的、“殺”人的!

疑三,會不會猴將喧賓奪主?問題就在一個“看”字上。你老是殺雞給猴看,看來看去,他是看明白瞭:反正自己是當“看客”,那刀絕對架不到自己的脖子上,膽子便越來越大。你不是殺雞要猴看嗎?我也學你那樣殺將起來看,情緒上來,還要操刀殺向主人呢!給你來個殺你給雞看!

殺雞儆猴 -淺析

“高級”貪官相繼落馬,但是貪污賄賂現象還是屢禁不止,老百姓形容為“殺雞儆猴猴不理”。產生這種現象,主要有以下幾種心理在起作用。

其一,是僥幸心理。雞被捉、被殺時,著實讓猴們出瞭一身冷汗。但過瞭一陣子,猴們看看也沒什麼動靜,便有瞭自己的理論:“你殺雞儆猴,那是你一廂情願,雞是雞,猴是猴,你殺的是雞,與我猴有何相幹?”目前已被查處的廳級以上的高官,在被查處之前,也許會以為:就是把雞殺絕瞭也不會殺到猴的頭上來,殺雞儆猴,儆儆就行瞭,可不會動真格。

其二,是冒險心理。火中取栗,固然有引火燒身之虞,但栗子的香味不絕於鼻,有些猴子就抵擋不住誘惑,耐不住清苦,鋌而走險,掉一些皮毛也在所不惜,一次次玩火之後,也練就瞭一身好本領,便更加膽大妄為,越發不可收拾。

其三,是依賴心理。也有人說應該“殺猴儆猴”。有些猴子自有其說法:“猴也分三六九等,此猴非彼猴也。”有的猴子查瞭傢譜,發現自己出身非同凡響,便挺起瞭腰桿,諒誰也不敢拿他怎樣。果真有一天,刀已放在脖子上,猴們的心理防線將全面崩潰,隻有後悔的份兒瞭。且看來自廣西到京城當大官的成克傑的供述:“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願意悔過。”但悔之晚矣!

殺雞儆猴 -商業案例

非常時期要有非常之道,問題是誰不開眼來撞槍口。兩年內前是鋼鐵行業的江蘇鐵本,兩年後則是電力行業的內蒙古新豐電廠。新豐電廠可比“鐵本第二”。

2004年初,發改委對鋼鐵、電解鋁、水泥三大行業實施調控,但地方政府陽奉陰違、公然對抗。當年第一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創下瞭增長53%的新高,投資全面失控。當然,行政手段要拿官員開刀。鐵本事件中,地方發改委、國土資源廳都被牽扯進去。

2006年中,宏觀調控重頭來過,過熱行業包括鋼鐵、電力、房地產,發改委仍是行政命令要求要加強項目審批。16日,前7月統計數據出來瞭,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還是30.5%。同一天,國務院拿內蒙古違規建設電廠“開刀”。如此非常時期,新豐電廠項目違規建設,還發生瞭重大施工事故,不被處理才怪。同樣又是一大批企業、政府領導受到處分。尤其是自治區發展改革委主任、國土資源廳原廳長作檢查。

新豐電廠成為“鐵本第二”,本質原因是一樣的,內蒙古全區違規建設電站規模高達860萬千瓦,問題出在“區政府片面追求電站建設規模,對宏觀調控的全局性、重要性和嚴肅性缺乏認識”。

無論鐵本還是新豐,都是教地方政府執行宏觀調控政策要聽中央的話。但是,有兩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一是新豐電廠為什麼要當“鐵本第二”;二是處理一個“鐵本第二”,能管多長“療效”。

宏觀調控就是一場博弈。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地方利益和中央利益始終充斥著矛盾。在中央三令五申之下,地方為何還要頂風作案,道理很簡單,“賭博”。在壓力之下闖過去瞭就萬事大吉,惟有臨陣退縮才是傻瓜一個。中央越是控制項目,挺過去瞭的項目才越是能贏大利項目。如果要有一個鐵本出現,地方官的心理就是,“受傷的不會是我”。

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鐵本第二”自然能起到鐵本第一曾經起到的效果。中國宏觀經濟調控的一個最大難題就是央行加息能起多大作用。按照一些外資金融機構建立的經濟模型,小幅加息能量有效,而打擊腐敗的威力大得多。

果不其然,進一步加息遲遲不出,“鐵本第二”就先冒瞭出來。要問行政手段有多長“療效”?最多兩年,鐵本的影響不就是如此嗎?如果不能加快機制調整,使得貨幣政策盡早適應調控要求。鐵本第三第四的出現都是早晚的事,發生行業也許就在房地產。

殺雞儆猴 -參考資料

[1] 新浪網 http://bbs6.sina.com.cn/

[2] 泡泡俱樂部 http://pop.pcpo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