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族

(圖)泰雅族泰雅族

泰雅族 -基本概況

(圖)泰雅族泰雅族

泰雅人是高山族的族群之一。人口6.4萬多,占高山族全部人口的23.5%,是高山族中第二個大族群。居住於120個村落。原先居住在臺灣西部平原,後因環境壓力,逐步移居山區,主要分佈於臺灣北半部,如臺北縣的烏來鄉,桃園縣的復興鄉,新竹縣的尖石鄉、五鋒鄉、苗栗縣的泰安鄉,臺中縣的和平鄉、南投縣的仁愛鄉、信義鄉、花蓮縣的秀林鄉,宜蘭縣大同鄉、南澳鄉等。該族群下分泰雅和賽德克兩個亞族群。泰雅亞族又分西住堡群、大(山+科)(山+坎)群、大湖群、西開利克群;賽德克亞族也分東、西兩個群落。該族群有鯨面、紋身的風俗。男善狩獵、女善紡織,行從夫居。亦譯泰耶爾族。
  
臺灣原住民族,為臺灣第二大原住民族,僅次於阿美族。分佈於臺灣中、北部山區。屬馬來語系印尼語族,傳統上分為兩個亞族,一是泰雅亞族(Tayal),一是賽德克亞族(Sedeq),但兩族的生活習俗和語言差異很大,這種畫分仍有爭議。而賽德克亞族的一支往東部遷移到今花蓮一帶,自稱為「太魯閣族」。泰雅族以民族性剽悍聞名,在日本人統治臺灣期間常爆發激烈的抗爭事件,其中以霧社事件(1930)最為猛烈。

泰雅族的社會組織,通常由10戶左右聚集而成一同族系的部落;其制度以核心傢庭為主體,采一夫一妻制(女從夫居);將同一傢系分戶另立之血族團體名為「Ga Ga」,並推舉同族中聲望最大的族長為頭目。Ga Ga成員俱為男性,系一具共同祭祀、狩獵及犧牲分配的宗教性農業祭團;其宗教信仰即以此為基礎,而形成一種崇拜祖靈的超自然信仰。巫醫為泰雅族傳統特色,且多系女性世襲(母女或婆媳相傳)。較重要的祭典有播種祭、收獲祭及祖靈祭三種。傳統上采行山田燒墾及狩獵維生,間亦從事溪河捕魚傢畜養殖,少數部落則實施水田稻作。一般種植水稻、旱稻及粟、花生、甘藷、煙草等作物,並生產蔬菜、水果、檳榔。泰雅族還以黥面及精湛的織佈技術聞名。人口約89,693(2003)。

泰雅族 -族系分支

(圖)泰雅族傳統編織泰雅族傳統編織

依其語言及風俗習慣的不同,傳統上,人類學傢通常將泰雅族分為“泰雅亞族”和“賽德克亞族”兩個亞族,但在亞族之內還可以再繼續做分類。

“泰雅亞族”(Tayal):又可以再分為“賽考列克群”(Sekoleq)和“澤敖列群”(Tseole)兩個群。

“賽德克亞族”(Sedek):又可以再分為“太魯閣群”(Taroko,或稱“德魯固群”(Truku))、“道澤群”(Tuuda)、和“達卡塔爾亞群”(Takadaya)三個群。

前兩者傳統上被稱為“東賽德克群”,後者則稱之為“西賽德克群”。

“太魯閣群”:人口最多,集中分佈於花蓮縣的秀林、萬榮鄉等地。

“道澤群”:人口最少,集中分佈於花蓮縣卓溪鄉立山村,秀林、萬榮鄉亦有少數。

“達卡塔爾亞群”:大部份分佈於南投縣仁愛鄉地區,也稱西賽德克群,花蓮地區數目非常少。

值得注意的是,“太魯閣群”一直自稱為“太魯閣族”,也堅稱他們和“泰雅族”雖出於同源,但卻屬於不同的族群。在2004年,該族已經獲得臺灣“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的承認,正式成為臺灣原住民的第12個族群。

泰雅族 -文化特質

(圖)臺灣省泰雅族,阿美族表演團臺灣省泰雅族,阿美族表演團

在臺灣原住民中,在臉上刺青(人類學傢稱之為“黥面”或“紋面”)的民族是泰雅族與賽夏族,其中又以泰雅族最普遍。據說“黥面”有四種意義:

1)、驅除邪魔的作用;

2)、美麗雅觀的效果;

3)、族系的識別;

4)、榮耀的象征。

黥面對於男子而言,是成年的標志也是勇武的象征。對於女子,則是善於織佈——泰雅族正以其精致的織佈聞名於世——的標記。事實上,除瞭美觀、避邪,代表瞭女子的善織、男子的勇武以外,黥面也是泰雅族死後認祖歸宗的標志。

傳統上,泰雅族女子在十三、四歲的時候,就開始跟著媽媽學習織佈的技巧,也開始為自己準備出嫁時的衣裳。這一點和我國南方的許多少數民族風俗相似。當少女的織藝精進,也就是準許在臉上刺青的時候瞭。然而,黥面的風俗在日本侵臺時期已經逐漸被禁止,目前仍保有黥面的泰雅人,都是七、八十歲以上的族人瞭。

歷史上,由於泰雅族剽悍善戰、堅韌耿直,因此在日本侵臺時期,曾多次爆發激烈的抗日鬥爭,其中以又霧社事件最為猛烈。也因為這樣,泰雅族人的傳統儀式和文化,被日本人破壞和禁止的項目特別多,也強力受到日本“皇民化運動”的改造。在國民黨接收臺灣以後,泰雅族受外來文化的影響較大,成為臺灣原住民中流失習俗最嚴重的一個族群之一。

泰雅族 -飲食文化

泰雅族以米飯為主要食糧,但因為經常要外出工作,發明瞭獨特的竹筒飯。

外出的泰雅族會把米帶在身上,到肚子餓的時候,便砍下較幼小的竹莖,上方留孔,下方密封,把米從孔隙中倒進去,然後用蒸煮的方法把米飯弄熟,吃時隻須把竹子掀開,便可嗅到香氣四溢的竹筒飯香。

泰雅族的竹筒飯以傳統的竹筒香原味為主,後來為瞭符合人客的口味才加入香菇、雞肉等食材。

泰雅族 -宗教信仰

(圖)木雕與紡織 泰雅族木雕與紡織 泰雅族泰雅族人除瞭祖靈祟拜舉行祖靈祭外,還有播種祭、收獲祭等大小祭祀活動。祖靈祭充滿靈聖的氣氛,但播種祭與祖靈祭的方法各有差別。也有祈禱豐收的祭典,祭司在各戶的傢長前舉行莊嚴的祭典並宣讀祭文。收獲祭分為栗的收獲祭和小麥的收獲祭等不同的名稱,但都是表達對豐收的滿足和喜悅,全部由祭司主持。祭司多半由頭目擔任,但有些地方則由有勢力的人擔任。他們既信神又怕鬼,既勇猛又膽小。為瞭避邪,還養成瞭一種“鯨面”的特殊風俗。蹤面就是用刺針在面部刺出色彩復雜的花紋;男子在前額和下領中央刺縱帶紋1條或數條,女子在前額中央刺縱帶3條至5條,或以中央縱帶1條至3條的兩側,作短帶形平行橫紋,全紋構成十字形,或兩頰自耳根至兩唇中央,斜刺帶紋2條,交於兩唇中央至下領上部,再抹上煤煙,這樣一面刺花紋一面抹煤煙,反復進行,通常需要l天,有的甚至需要1星期,一直到他們認為完美為止。關於黥面的由來,說法很多,但主要意義是為瞭避邪氣,並且死後還可以和已死去的親人會合,當然也是為瞭美麗和英俊,也是一種“種族標記”,是社團或吸引異性的成人象征。而傢裏死瞭人,則像“葉公好龍”,又會把舊房子遺棄,另覓新宅。就連穿衣服也不入時,更不趕時髦,因為他們有一種說法,“惡”最怕紅色,所以將衣服染成具有嚇鬼作用的暗紅色,後來多采用紅毛線夾織衣服,也是相同的道理。衣服的前面大多織成單一的菱形花紋,象征祖靈的眼睛,具有保護作用;背面則常 用較復雜的花紋來嚇鬼。但最貴重、最漂亮的是禮服,隻有頭長或勇士才可以穿。無論哪一個部落都視婚姻外的情感為罪惡,對於未婚男女的私通,都 采用來格的制裁手段。但他們也舉行搶奪新娘的儀式。他們偏愛男孩,可以對女孩子也一樣愛護。男女之間凡私通懷孕的,必令其結婚。如果這對男女有血親關系,或男方已有配偶,則等孩子出生後,就把嬰兒活埋掉,或在分娩之前將孕婦嫁給別的男子。正常夫婦男嬰出生1星期後,傢人便將他脫落的臍帶放在打獵用的藤盒內,並由其母親抱至屋外,走向狩獵的路上祈禱孩子一生好運。

泰雅族 -生活方式

由於外在的環境因素,泰雅族人的早期生活非常保守且支單純,皆透過泛神靈的中心信仰,以求得到依托與解釋。他們最傳統的樂“魯佈”,是以竹片制作成的,可以分為單簧、雙簧甚至是三簧和四簧等,是過去原住民朋友最喜歡吹奏的樂器。可惜如今在泰雅族群中,年輕者大半不會使用該種樂器來發出美妙的聲音。

農耕和狩獵,靠山吃山,是泰雅族人最主要的經濟活動和生活方式,大自然中一切可以吃的生物,包括各種動植物,都是他們賴以生存的食物,傳統食物中主食有小米、黍、芋頭和地瓜等。他們也采用陽歷作為年中行的準則,整年作業中以農業為主,雖然因地區的遲早略有不同,但最忙碌的季節是七八月,其次是十一月,其他月份則閑,可兼作其他工作,如狩豬等。農作生產方式以燒星為主,冬季收獲後,在十一月下旬及十二月上旬,焚燒陸稻旱田及種粟旱田,年底開始播種粟,五月播種陸稻,六月粟收獲後種植甘薯。七八月份有祖靈祭,第二期播種和陸稻,六月粟收獲。十月份利用農閑時,設陷阱狩獵,狩獵除瞭從獵獲得肉食來源外,其皮毛、內臟(熊膽、鹿鞭)、鹿茸等都是和平地漢人交易的主要商品。傢庭式的小型畜養如養雞、養豬等則是聚落中的正常生活之一。在一年中,除瞭雨天的日子,女人躲在傢中織佈,男人做些其他手工外,差不多每天都到田裏幹活。

泰雅族 -風俗習慣

獵首、刺墨和文面
原住民的傳統風俗習慣是非常多元化的。“獵首”的習俗在原住民的社會生活中,更是具有特殊的意義。
“獵首”是“出草”的別稱,意思就是砍人頭。在泰雅族文明發展的早期,獵得首級是男子獲得成年資格的象征。後來,隨著社會的進步,外出狩獵逐漸取代瞭砍人頭。也就是說,如果一名男子能在外出狩獵中獵到鹿和山豬等,就會被視同於獵獲人頭,從而取得成年資格。
能當獵首是泰雅族男子終生的目標和最大希望,因為在原住民的傳統社會中,能成為“獵首”是一件崇高、神聖的事情,它是祖先的遺訓、最高的道德審判。男子若能成為獵首,不但是英勇的表現,還可以受到女性的青睞。
泰雅族男子進入壯年,先要在額頭上刺墨,在成為獵首之後才能文面。泰雅族女子成年時同樣也要在額頭刺墨,出嫁後則要在面頰到嘴角之間刺成V字形。刺墨是泰雅族特有的習俗,代代相傳。但時至今日這種習俗已不再被年輕一輩所接受,我們也隻能在長者的臉上才能見到刺墨。

泰雅族 -婚姻狀況

搶親流點血才是吉兆

原住民都嚴守一夫一妻制,重婚是絕不允許的。同姓和近親之間禁止通婚,亂倫禁忌的觀念也極為嚴格。
泰雅族人在結婚時都要舉行搶親儀式。男方選一個吉日,集結親朋好友到已有婚約的女方傢,或拉女孩手,或推她的背,或將她抱住,假裝要強行帶她走。新娘和她的父兄們也要極力抗拒,你爭我奪一陣子後,男方才能把人帶走。若在爭執中流點血那才是吉兆。
男子娶妻之後就得分傢,因此戶數增多,人口卻不多。長子、次子依次娶妻後,便會另外建立傢庭,或是搬到農舍外分居另炊,等到最小的兒子娶妻的時候,雙親都已年邁,於是最小的兒子就留在傢裏照顧父母,但傢庭的繼承權,還是由長子來承擔。

泰雅族 -社會組織

傳統的泰雅族社會以狩獵及山田燒墾為生,聚落以集居式的村落為主。大體而言,泰雅族的社會組織可以分成下列幾個團體:(1)部落組織;(2)祭祀團體;(3)共負罪責團體;(4)狩獵團體。現簡單分述如下:

(1).部落組織:其部落的形成以血緣為基礎,以父系為中心,由諸兄弟形成聯合傢族,財產與房舍共同擁有。由具聰明英勇有才智,有領導能力的人擔任部落領袖,當部落有重大事情時,則由頭目召集長老會議以決策(泰雅社會中原來沒有頭目,是日本侵臺時期日本人為其治理方便而產生的。)

(2). 祭祀團體:有共同祭祀對象的傢庭祖合,如為瞭祖靈祭之進行而組成的團體。

(3). 共負罪責團體(gaga):是共同遵守誡律和規范的團體。泰雅人稱之為gaga(一般稱為祭團), gaga是一種社會規范,是泰雅人日常生活、風俗習慣的誡律,也是最具有約束力與公權力的團體,可以算是泰雅社會中行為道德與社會律法的最高維護與審判者。

(4).狩獵團體:同一個獵團,集體狩獵時大傢分工合作共勞共食共享

這四個團體的成員有互相重疊的特質,在不同部落,祭祀團體可能大於狩獵團體,其他的部落可能狩獵團體大於任何一個團體。各地的差異性頗大,無法一概而論。在這四個團體當中,由於gaga的性質最特別,也在學界當中獲得最多的關注,成為不少學者的研究議題。

泰雅族 -歷史傳說

泰雅族神靈橋傳說

大西吉壽、佐山融吉《生番傳說集》采錄到泰雅族有關彩虹的故事:古時候,社祖先有一偉人名佈塔那哇伊。他恩威並用,因此社人敬他如神。臨終之際,他向社人說:「我死後,將成赤魂,出現在天的

泰雅族村落泰雅族村落

一方,守護你們。」說完不久就瞑目而逝。果然有美麗的東西,似橋地架在遠方的天空。那就是虹。現在我們把虹看成是吉祥而喜歡它,就是從這件事來的。當虹出現時,一定會聽到某一種聲響,這是佈塔那哇伊的歡聲。   

彩虹是神橋(霍哥烏玄托胡)。甚至於傳說說任意用手指,手就會掉落下來。   

泰雅族人對彩虹的認識到發展出hongu utux(神靈橋)傳說,應該連同泰雅族死後認祖歸宗的黥面文化一同討論,不難發現靈魂能返回祖靈身邊的標準,均在於泰雅男子須能獵首,女子需會織佈。基於此,泰雅族人從小就必須接受訓練,期望能教出一個正直、勇敢、守紀律、敬祖靈的泰雅人(真正的人)。   

hongu utux傳說如下:   泰雅族的hongu utux稱為彩虹橋、神靈橋或靈魂橋,傳述族人死之後,他的靈魂一定都要通過神靈橋。神靈橋,就是靈魂走的橋,當人的靈魂要經過靈魂橋時,橋頭會有祖靈守護著,準備要檢查人的手。男人如果是一個擅於狩獵,或曾經砍過很多人頭的英雄,他的雙手會留有紅色的血痕;女人如果精於織佈的話,雙手也會長滿厚厚的繭。因此,隻有擅獵能織的文面男女才能通過檢查,順利走過神靈橋與歷代祖靈在一起。至於沒有通過的人則會掉至橋下,被橋下的一隻大螃蟹所吞噬。   

神靈橋裏審查的規則,是泰雅族人從小學習的各種生活紀律、謀生技能。男孩跟父親學習體能訓練、房舍建造、采集、夢(鳥)占卜、射箭打獵及防衞、出草;女孩跟媽媽學習傢事、養兒育女、采麻紡紗、織佈編織、飼養傢畜等等。未訓練通過者或不努力繼續學習者,會被譏笑為masaw qbulit、emputut或mdngu hiqur,即「像灰燼」、「愚拙」、「枯乾的手肘」的意思。泰雅人活著很有尊嚴、好名譽、蒙祖靈祝福,族人無不全力以赴爭取榮譽,也形成一種特殊的個人主義。

泰雅族的巨石傳說

泰雅族的巨石傳說有三,與泰雅族祖先的誕生與繁衍有關,分述如下:   

(一)泰雅的始祖   太古當初,有兩個男、女神,從天上降臨到臺灣最中央、最高的一座大山頂上的一個巨石上,巖石立刻裂開為二,成為八尋殿。二神並為它取名為賓賽佈康(Pinsebukan),意思是祖先之地,從此男、女二神便在此居住下來。某日,男神對著女神說:「我們的居地已經修築完成瞭,應該來制造子孫瞭。」女神聽瞭很高興地微笑點頭。於是男女二神便眼睛相結合,可是心未相印,不一會兩唇相接瞭,還是有所不對勁——不合於制造子孫的途徑。他倆試瞭許多方式,就是無法制造子孫。這時飛來瞭一隻蒼蠅,恰好停在女神私處,二神才恍然大悟:原來男、女神的身體有能相結合與不能相結合的地方,而能相結合的地方又在隱密的私處。他們經過一番努力,遂得生子的技巧而行夫婦之道,生瞭孩子,這就是人類的始祖。(泰雅族 屈尺社)   

(二)巖石生人   從前,在這個大地上並沒有人類。有一天,賓賽佈康(Pinsebukan)山上的一塊大巖石忽然震動瞭起來,然後分裂成為兩半。不一會兒從巖石裏走出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最後又走出另外一個人來,但是看不出是男人或是女人。   

從巖石出生的最後一個人對比他早出生的一對男女說:「為我洗一次澡吧!那麼大傢都可以永生不老!」可是先前出生的一對男女並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人會病、會老、會死,因而沒答應為他沖涼。後生的那人便失望地跳回原來的大巖石中,並且對他們說:「你們既然不肯為我沖涼,以後你們將會有疾病、並會逐漸衰老,最後死亡。你們的一生會有許多不幸的事情發生!」說完瞭,原先分裂成兩半的大巖石又合攏瞭起來,那人就在巖石內消失瞭。從此,任何人都正如他所說的,一生要經過衰老、生病,最後死亡。(泰雅族 南澳鄉金洋村)   

(三)破石而生   從前有一塊很大的石頭,在「叭!」一聲巨響的同時裂成兩半,從裏面走出二男一女。他們所看到周圍都是森林及野獸而已。其中一男覺得要在森林中度日子實在很無聊而表示:「我討厭在地上居住!」因此又鉆入裂開的石頭裏面去。另外的一男一女想阻擋他已經來不及瞭。留在地上的一男一女覺得應該要繁殖人類才好。   男的說:「我們應該要怎麼做,才能繁殖人類呢?」最先,女的爬到山的鞍部,張開雙股,讓山風吹入跨間,可是沒有懷孕。後來兩人想:也許男女交配後才會懷孕生子,可是又不解其道。他們試過鼻孔、耳孔,但是都不能完成交配。   有一天,意外飛來一隻蒼蠅,停在女的跨間。當男的注意看著蒼蠅時才有瞭靈感地說:「這是神的暗示,現在我知道要怎麼做瞭。」因此順利的與女的交配並且得到滿足。   不久,女的形體有瞭變化,肚子越來越大,終於生下瞭孩子。父母親兩人萬分高興。後來越生越多。就成瞭今天的泰雅族瞭。泰雅族的祖先便是從石頭迸裂出來而繁殖的。

泰雅族紋面的起源神話

泰雅族雖然分佈廣闊、族群系統復雜,紋面的習俗卻沒有例外地在所有的泰雅部落中實行,可見紋面習俗在泰雅文化中的重要性。然而,紋面的起源傳說,在各地流傳著不同的版本,這些傳說大致可以分為四類:   

(一) 洪水與近親通婚傳   此一故事描述的是,為躲避大洪水,人們紛紛死去,僅剩一對兄妹,妹妹為瞭與哥哥共同繁衍後代,在臉上塗黑炭,假冒外人而騙過瞭哥哥。這個故事的版本流傳於泰雅族澤敖列族群中,賽考列克族群諸系也有類似的傳說。(此故事采自1908年苗栗縣泰安鄉泰雅族北勢群馬必浩部落頭目Malai Dagwen   

(二) 人畜通婚傳說   這個故事記載於森醜之助的《臺灣蕃族志》第一卷,是森醜之助於二十世紀初於花蓮秀林鄉采自賽德克亞族的,於今已不傳。描述古代的一位頭目,因女兒有殘疾,將女兒連同許多珠寶和一隻狗漂流海上。他們登陸之後狗每天在山谷中打獵養活女主人,有一天狗突然對女主人表示自己的付出未得到回報,要求離去,女主人向狗表示,將有一位刺面女子來與狗成親,不久之後果然成真。   

(三) 巨石始祖與近親通婚傳說   《蕃族調查報告書》〈紗績族(賽德克族)後篇〉中記載,古時Pinu so wakanu(今南投縣白石山牡丹)附近有一塊巨石,巨石破裂誕生兄妹二人,為瞭繁衍後代,妹妹欺騙哥哥巨石附近將有一女子可與之成婚,又將自己的臉塗上煤灰偽裝成外人,其後代即為賽德克人。類似的傳說在泰雅族澤敖列系也有流傳,隻是其發祥地改為大霸尖山Papa-Waga。   

(四) 原漢識別傳說   《蕃族調查報告書》〈紗績族後篇〉取自陶賽蕃(賽德克亞族道澤群)的傳說。敘述古時因人口過多,而決議將人分為兩部分,一部分遷移他去,並以喊聲大小判斷人數的多寡,但離去的人們故意不發出聲響,使留下的人以為離去的人不夠多,而不斷將人分出去,最後離去的人數遠遠多過留下的人數。留下的人發現受騙,決定以紋面為記號,區隔離去的漢人與留下的紗績人,誓言世世代代砍沒有紋面的漢人的頭。此即原漢分別的起源。

泰雅族小孩變老鷹傳說

從前,在泰雅祖先那個時候,老鷹也是人變的,雖然他們並不喜歡變成老鷹,但是因為他們不受父母的疼愛,才變成老鷹。當老鷹還是人的時候,母親常常欺負他。   有一天,母親告訴孩子:「你到外面去掃地。掃好瞭就給你佩戴的飾物!」但是,當孩子掃完瞭外面的地對母親說:「媽媽!地掃好瞭,請給我佩戴的飾物!」母親卻說:「你的工作還沒有完!現在你去汲水,把水汲回來瞭我就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去把水汲回來,對母親說:「媽媽!我把水汲回來瞭!」   母親卻回答:「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撿柴回來,我才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把柴撿回來有對母親說:「媽媽!我把柴撿回來瞭!把佩戴的飾物給我吧!」   母親又回答:「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擦我們的床鋪,做完瞭就給你佩戴的飾物。」孩子擦好瞭父母親的床鋪後對母親說:「媽媽!床鋪已經擦好瞭!請把佩戴的飾物給我吧!」   這時。母親卻又說:「你的工作還沒有完哪!現在你去掃廁所。做完瞭就給你佩戴的飾物。」當孩子掃完瞭廁所,又向母親要佩戴的飾物時,仍然得不到。   母親反而對孩子說:「我是在騙你的,說是要給你佩戴的飾物,其實,我是要訓練你啊!你看!現在你多會工作呀!」孩子聽瞭既失望又生氣地說:「好!你們欺騙我。你們會後悔的!」   孩子說完,自己往倉庫去拿佩戴的飾物,並且拿羽毛把自己的身體包瞭起來。然後對母親說:「你們都欺負我,看吧!看我!我要走瞭。」父親走出屋外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孩子已經變成老鷹飛到屋頂上去瞭。   孩子看父母親出來便對他們說:「你們就是擺出許多佩戴的飾物來挽回我,我也回不去瞭。」又說:「但是,你們也不是見不到我,以後我會飛來停在屋頂上。你們可以把雞養在屋外,讓我抓到高處去吃!」後來,泰雅族人飼養的雞常常被老鷹抓去,並在屋頂上吃掉。

泰雅族巨人哈路斯傳說

  據說從前有個叫哈路斯(halus)的巨人,無論多高的山,走兩三步就能到達山頂,無論多大的河,也一步就能跨過,在山頂張開手臂的話,無論什麼樣的山都能抱住。他時常惡作劇以指尖推倒房舍,致人畜於死地。在暴風雨的次日,溪水上漲,人們無法渡到對岸時,他就以陽物代替橋梁,讓人們走過去。女子借用時都能平安的從陽物上走到彼岸;唯男子借渡時陽物往往會震動得搖擺不停,有時還會把人震落到河裏。   當泰雅族人前往森林團獵時,哈路斯會先用鍋蓋大的耳朵聽聽獵狗發出驅趕的聲音,然後微微一笑,表示知道瞭獵物逃亡的地方,並像未卜先知般的等在樹叢後面,當驚慌的野獸將注意力放在身後的獵狗,鼻子隻聞嗅到自己發出驚恐的味道時,哈路斯總是輕而易舉的擒獲獵物,等到泰雅族人興沖沖來到安放陷阱的地方時,總是隻能氣急敗壞的看著哈路斯將他們辛苦驅趕而來的獵物送往他的大口裏。   而真正讓泰雅人無法忍受的事情是,當戲弄男人掉到河裏的遊戲不再使哈路斯感到滿足之後,他轉而戲弄女人瞭。巨人哈路斯趁男人不在的時候,伸出他兩股間的玩意,像柔軟的蛇類彎彎曲曲的伸到屋子裏,敏捷的鉆入女人的裙下;有時候摩擦泥地繞過屋宇,假裝像一條女人織衣的麻線;更過分的是,夜晚他會在星月的照映下偷偷地躲進竹床下,一直到他滿足地離去……。   泰雅人的憤怒自然是不可言喻,但是哈路斯如此巨大、狡猾、又如此靈活,族人簡直沒有辦法。一天晚上,智者夢到一顆滾動的、火紅的、灼熱的太陽奔向部落,眼看就要焚毀部落,夢在此刻驚醒,夢給瞭智者充滿神跡似的領悟,也就是計殺巨人哈路斯。   智者對著躺在河床上的哈路斯說:「為瞭表示對你的敬畏,我們決定尊你為巨人並且供奉你。」哈路斯覺得這主意不錯,更毫不羞恥的說:「你們準備怎樣尊敬我啊!」   「馬上你就知道瞭」,智者飄動著智慧的白發說:「我們每次打獵,一定把最大最肥的野獸奉送給你,你隻要在山谷躺著、將眼睛閉起來,舒服而安詳的張開嘴巴,就可以享受肥美的獵物瞭。」「很好,你真是個體貼的老人。」哈路斯愉快的回應著。   智者低著頭看樹影的移動,估算山上燒得通紅的石頭就要像夢境裏的太陽一路奔動而來,老人急忙說:「偉大的巨人哈路斯,你現在可以享用美食瞭,張開你崇高的嘴巴吧!」   哈路斯於是安穩的閉著眼睛,四肢閑散的放松著,嘴巴張開、露出貪心的舌頭,耳朵流洩著大自然的律動,他聽到溪水潺潺的流動聲,也聽到山上的泰雅人正大聲的喊著:「最大最肥美的山鹿來蘿!」   當哈路斯吃到第一口「美食」時,泰雅人還看得到他最後一次微笑的樣子;接著,他張開驚恐莫名的雙眼,又是一顆熾熱的、燙舌的硬物奔入嘴中,先前的一顆硬物已經滾動在喉嚨以下瞭。直到哈路斯被燒成 一灘炭焦後,經過三個月圓的時間,那灘黑色的炭焦才完全被每日的暴雨沖刷乾凈。   從此泰雅族人集體上山狩獵便屢有斬獲,再也沒人抄捷徑私吞讓大夥兒白忙一場,所獵到的山鹿從此大傢就能一起分享,這都必須感謝當時設計殺那巨人的前輩長者,終於巧妙的消除大害,也使部落人們從此過著平安的日子。

泰雅族 -泰雅族的紋面文化

  泰雅族生活中最具有特色的服飾應該就是紋面瞭。紋面文化其來已久,隻能由神話傳說來推測紋面的起源。其一,兄妹通婚:很久以前,一兄妹從裂縫的大石頭中爬出來,長大後也要傳宗接代,但妹妹擔心哥哥不肯與她成婚,於是用煤炭將臉塗黑,哥哥見後不知道是妹妹,終於結成夫妻。此後,泰雅族的女性婚前必定在臉上刺青。當然,泰雅族的婚姻與其它文明國傢一樣,男女關系已非原始自由的狀態,而是處於完整的婚姻狀態。其二,避災禍:以前泰雅族的年輕女子無故接連死亡,某日一女子夢見祖先告示她:紋面則可避禍。但無人知道什麼是紋面,就將衣服上的圖紋刺在臉上,果然不再有人死於不明原因,而且泰雅族人變得很長壽。現在泰雅族認為紋面乃祖先的訓示,可以避免災禍,延長壽命。紋面次數越多,顏色越深,花紋越美,死後能越早見到祖先。相傳在死後會經過彩虹橋,通過此橋就能到另一個世界,若沒有紋面或是生前功績太少,就隻能走橋下,要花較多的時間才能到,若有紋面者,就走橋上,不僅能較快到另一個世界,而且祖先會在橋的另一頭等,陪伴你到另一個世界。紋面也是一種紀錄泰雅族的宗教信仰和價值觀的方式。族中的男子必須學會打獵及獵到人頭,才能紋面。而女孩子紋面後,方能學習織佈。由此可知紋面代表瞭泰雅族人的心智成熟及經濟自主。泰雅族認為紋面顏色越深,色彩越黑,越顯美麗,可見紋面對泰雅族的審美觀影響甚大。紋面所需的費用一般無法負擔,因此紋面也為財富的象征。

泰雅族 -泰雅族的衣飾文化

泰雅族的紋面是特殊而美麗的,它承載著泰雅族的歷史,也為泰雅族的衣飾增添瞭無限的魅力。因為地域的不同,泰雅族的服飾也與別的族飾有所不同。   

1、泰雅族的衣服分為長衣,短衣,裙子,披風,胸兜,綁腿,遮陰佈等七種。其中兜檔的款式男女完全不同,護腳佈隻有女子使用。此外頭部則男子戴帽,婦女用頭巾。男女腳上都不穿鞋。泰雅族的衣服,無論在結構上或衣服的種類上,男女的限制都很少,有很多衣服都是男女共享。除瞭婦女不穿無袖短上衣,遮陰佈外,其它似乎都可以和男子共享。裙子本來以女性為主,但男性卻又可以穿珠裙。童裝形式和成人相同,但尺寸較小,花紋較簡單。衣服分夏天和冬天的,但結構上相同,厚薄也一樣,隻有不同件數的分別,夏季穿較少件,冬季穿較多件。泰雅族的衣著也是隨著場合而變化的,工作時,為保護皮膚與保暖,便於工作,男子上身穿無袖的工作服,下圍遮陰佈。女子下穿粗佈白裙。慶典,交際及約會時,為瞭美觀、正式,男女都穿禮服,隻是女子穿的裙子以絨線織成的條狀花紋為主,男女皆需穿肚兜。出征時,為瞭行動方便,鼓勵士氣,男子都穿戰服及披肩,頭戴熊皮帽。泰雅族人用他們久遠的歷史造就瞭他們燦爛的文化,以及他們美麗的衣飾、豐富多彩的生活。   

2、除衣服之外,泰雅族還有各種佩戴在身上的裝飾品,有頭環、耳飾、頸飾、胸飾、臂飾、手環、指環、腳飾等等。泰雅族的飾品有男女共享的,男性或女性專用的,特殊資格才能使用的和任何人都可以佩戴的。男人們佩戴的有男壓發箍,菌形耳飾,貝錢頸飾,野豬牙臂飾,臂鈴貝珠串腰和腿飾。女人戴金屬手鐲,貝片頸飾,扇形耳飾,梯形耳飾和女壓發箍。男女可同用的有:貝珠串發繩,貝珠串腕飾和裸飾。泰雅族的飾品也有深遠的歷史及文化意義。泰雅族是以狩獵及獵首來衡量男人在社會上的價值,因此許多男人的飾品是以獵物的器官來制成,如獸牙,毛皮,擁有此類的飾品除瞭代表功績,也顯示對社會的貢獻。據說,泰雅族的一種耳飾,也和傳說中耕作的起源有關。古時糧食之攜帶極為方便。將數粒小米裝入穿耳作為裝飾的細竹管中攜帶即可。某處某頭目於耳上穿洞,戴上竹管,且常將小米數粒放入空管內攜帶。大傢起而效行,在耳朵上戴竹管,並將小米放入其中。後來,將小米粒放入竹管之風雖已絕,但卻變為耳飾傳至今日。即現在的耳管。   

泰雅族沒有具體的錢幣制度的,他們采用物物交換的方式,以貝殼制成的衣服飾品,被視為是最貴重的東西,聘金就時常以若幹件珠衣,珠裙來計算,如想成為巫醫,拜師前也須付給師父一件珠衣。

泰雅族 -泰雅族的織縫文化

  泰雅族的婦女早已懂得織縫之術。她們用自制的麻線或用麻線交換得來的棉線及毛線混合著織佈,並且用麻佈及交換得來的棉佈制作衣服,不過泰雅族隻有稱為“薯榔”的茶褐色染料,沒有紅、藍、黃、黑等色料。所以這些有顏色的佈都是交換得來的,或是以交換得到的毛線混合織成。因此,泰雅族的衣服顏色有素色的,也有由各種色彩編織的花樣。衣服上的織紋記載著泰雅族的歷史,泰雅族人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有的織紋形狀如同彩虹,和紋面一樣代表宗教信仰中的彩虹橋,通過此橋就能和已經過逝的祖先見面;有如同眼睛一般的織紋,透露出泰雅族人對祖先的崇敬;臼米形狀的織紋則代表小米在農業、飲食及祭祀上的重要性;還有鳥爪的織紋,代表泰雅族十分尊敬的一種鳥(sileq),此鳥是智能的象征,也是卜卦的依據;道路形狀的織紋,則顯示以燒墾方式的族人必須時常遷移的歷史。   在泰雅族的生活中,狩獵及獵首決定瞭社會上對泰雅族男性的價值。而對女性而言,紡織技術則決定她們的社會地位,紡織技術的好壞是很重要的,因技術好壞不但影響到衣服的美觀,還會影響到她在社會上的地位,織佈技術好的,不但名聲佳,而且上門提親的人也會比較多,反之技術差的,不但名聲差,也乏人問津。女性在紋面後,才能開始織佈,也被認定為成人,才可以嫁人。紡織過程非常繁瑣,需要細心及耐心,男性在這方面不如女性,所以男性隻負責工具和栽種麻。因此,衣飾對泰雅族而言,並不單純是穿戴用的,而和歷史,宗教,生活,環境及風俗習慣都有很大的聯系。

  泰雅族的服飾經歷瞭長期多樣的演變,已經形成瞭獨特的體系。現在,原住民文化隨時代的推進及主流文化的影響,和從前已有不同,生活習慣也由從前的狩獵、耕種和織佈,改為上班、通勤和購物,文化資產在生活型態改變後,也面臨消失的危機,把原住民文化以書面資料、相片甚至影片等各種方式保存,就不能不受時間及環境的影響而能流傳下去。因此,希望大傢能夠多多瞭解原住民的文化,吸取他們文化中的精華,更好的發揚我國的服飾事業。

泰雅族 -具有泰雅族血統的知名人士

原住民“立法委員”、演員高金素梅   言承旭擁有1/2泰雅族血統   周渝民擁有1/4泰雅族血

泰雅族小姊妹泰雅族小姊妹

統   (F4中兩人都有泰雅族血統啊,強悍!)   黑Girl裏的小薰是泰雅族人   臺灣偶像劇小天後曾之喬的父親是泰雅族人   亞洲人氣魅力巨星徐若瑄的媽媽也有泰雅族血統   超級氣質美眉小薰(黃瀞怡)擁有泰雅族血統   出演MVP情人中“高興”一角的演員“高天騏”是臺灣泰雅族原住民   臺灣歌手溫嵐也有泰雅族的血統   臺灣歌手、《超級星光大道》第二屆第二名、擁有“巴冷公主”之稱的梁文音也有1/2的泰雅族血統   臺灣歌手、夏宇童擁有泰雅族血統

泰雅族 -參考資料

[1]搜狐 http://travel.sohu.com/20050520/n225647719.shtml
[2]人民網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68/557/59951.html
[3] 中華經緯http://www.huaxia.com/zt/jl/05-022/577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