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貞

白素貞 -人物簡介

白素貞白素貞 傳說南宋紹興年間,杭州有藥店之王主管許宣(或名許仙)在西湖與美麗女子白娘子及侍女青青(也稱小青、青魚、青蛇)邂逅相遇,同舟避雨,遂結為夫妻。婚後,白娘子屢現怪異,許不能堪。鎮江金山寺高僧法海贈許一缽盂,令罩其妻。白、青被子罩後,顯露原形,乃千年成道白蛇、青魚。法海遂攜缽盂,置雷寺峰前,令人於其上砌成七級寶塔,名曰雷峰,永鎮白、青於塔中。
後代民間傳說,又有白娘子盜靈芝仙草、水漫金山、許仙之子士麟祭塔、法海遂遁身蟹腹以逃死等情節。因成為另四大民間傳說之一。表達瞭人民對男女自由戀愛的贊美和對封建勢力的憎恨。
白娘子最初沒有名字,民間有傳說其名為素貞,直至二十世紀,在各個版本的《白蛇傳》中,白娘子也一直沒有具體的名字。“白素貞”正式得名於劇作傢田漢修訂後的《白蛇傳》(1943年,當時是25場京劇劇本《金缽記》,1958年再度修改劇本,恢復原劇名《白蛇傳》)。

白素貞 -故事源起

白素貞 國畫“白蛇出山”

據史學傢探源考證,《白蛇傳》的故事起源於北宋時期,發源地在今河南鶴壁黑山之麓、淇河之濱的許傢溝。黑山又名金山。早在魏晉時期,左思就在《魏都賦》中記載瞭“連眉配犢子”的愛情故事:“犢子套黃牛,遊息黑山中。後與連眉女結合,俱去,人莫能追。”後來這一故事衍化為“白蛇鬧許仙”的故事,故事主人公也由“連眉女”衍變為白蛇。相傳,白蛇鬧許仙裏的白蛇精,當年曾被許傢溝一位許姓老人從猛禽口中救生。白蛇為報答許傢的救命之恩,嫁給瞭許傢後人牧童許仙。婚後,她經常用草藥為村民治病,使得附近“金山寺”的香火逐漸冷落。黑鷹轉世的金山寺長老法海和尚十分惱火,決心破壞許仙的婚姻,置白娘子於死地,於是引出瞭人們熟悉的“盜仙草”、“水漫金山寺”等情節。

白蛇傳在清代成熟盛行,是中國民間集體創作的典范。描述的是一個修煉成人形的蛇精與人的曲折愛情故事。故事中有不少的佛教學說、封建禮教的影子。
白娘子的故事是流通很廣的一個民間故事,幾乎傢喻戶曉。開始時是以口頭傳播,後來民間以評話、說書、彈詞等多種形式出現,又逐漸演變成戲劇表演。後來又有瞭小說,民國之後,還有歌劇、歌仔戲、漫畫等方式演繹。到瞭現代也有根據《白蛇傳》拍成的電影,編排成的現代舞,新編的小說等。

白素貞 -文學作品

白素貞清《白蛇傳·斷橋》年畫清《白蛇傳·斷橋》年畫

目前有文字記載的白娘子最早的成型故事是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鎮雷峰塔》。關於白蛇化身為人,蠱惑男人的故事雖然可以上溯到唐代的傳奇小說,但是,真正將白蛇寫成一個很有人性的女妖,卻是從這篇《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才開始。
而清代初年黃圖珌的《雷峰塔》(看山閣本),是最早整理和創作的戲曲版本。他隻寫到白蛇被鎮壓在雷峰塔下,並沒有產子祭塔。後來又出現的梨園舊抄本(可能是陳嘉言父女所作,現存本曲譜已不全),是廣為流傳的本子,有白蛇生子的情節。
清朝乾隆年間,方成培改編瞭三十四出的《雷峰塔傳奇》(水竹居本),共分四卷,第一卷從《初山》《收青》到《舟遇》《訂盟》,第二卷是《端陽》《求草》,第三卷有《謁禪》《水門》,第四卷從《斷橋》到《祭塔》收尾。《白蛇傳》故事的主線綱架自此大體完成。而這出戲的本子,在乾隆南巡時被獻上,因此有乾隆皇帝禦覽的招牌,使得社會各個階層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白娘子的傳說瞭。嘉靖十一年,玉山主人又出版瞭中篇小說《雷峰塔奇傳》。嘉靖十四年,又出現瞭彈詞《義妖傳》。
至此,白素貞已經完全由單純迷惑人的妖怪變成瞭有情有義的女性。
現代有香港女作傢李碧華的小說《青蛇》亦是根據白蛇傳創作的,而後經香港著名導演徐克拍攝後搬上銀幕。該小說除保留瞭白素貞的傳統美德如深情、溫婉、善良等,也對角色設計進行瞭大膽的演繹和突破。

漫畫作品有蔡志忠2006年出版的《蔡志忠幽默漫畫——白蛇傳·少林寺》等。

白素貞 -戲曲作品

白素貞 京劇白素貞扮相

《白蛇傳》是中國戲曲名劇,全國幾乎所有的劇種,甚至包括木偶戲、皮影戲都有《白蛇傳》的演出。其中以文武開打、唱做並重的京劇《白蛇傳》最有特色。最早的《白蛇傳》,第一折戲叫《雙蛇鬥》,是用京劇、昆曲同臺合演的“風攪雪”演法。青雄白雌。青蛇要與白蛇成婚,白蛇不允,雙蛇鬥法,最後白蛇戰勝青蛇,青蛇甘願化為侍女,姐妹相稱,而後下山。該劇是清末名演員餘玉琴(飾白蛇)、李順德(飾青蛇)的拿手好戲。戲中有對雙劍、走旋子、大開打等技藝,還置有砌末,並配火彩,此劇今已失傳。

1950年,田漢曾將傳統神話劇《白蛇傳》改編為25場京劇《金缽記》;1953年再度修改劇本,恢復原劇名《白蛇傳》,突出瞭反對封建主義的主題,發展瞭故事的神話色彩,唱詞流暢優美。現在常演的京劇《白蛇傳》都是按田漢本演出。

京劇四大名旦都曾扮演過白素貞,除荀慧生以《白娘子》命名演全劇外,其他三位都不演全劇。梅蘭芳以昆曲演《金山寺》和《斷橋》兩折。他先在北京向喬蕙蘭、陳德霖等戲曲界老先生學習,遷居上海後,又向昆曲前輩丁蘭蓀學身段,與俞振飛等研究唱腔,經過梅蘭芳在唱腔、身段、化裝等各方面注入許多新的因素,使之成為梅派藝術的精品。尚小雲以《雷峰塔》為重點,大段“反二黃”唱腔,優美動聽,情感動人;程硯秋也隻演《金山寺》和《斷橋》。

白素貞 越劇《白蛇傳》川劇《白蛇傳》與其它劇種相較更注重武打和做工,其中《遊湖借傘》、《水漫金山》、《斷橋》等折戲常單獨演出。劇中青兒根據情節分別由男女角扮演,在文戲時是嫵媚的丫鬟,武戲時則變為勇武的男將,這是川劇所特有的。另外,戲中穿插變臉、踢慧眼等絕活,場面宏大。
婺劇《斷橋》被譽為“天下第一橋”,其中的文戲武唱極具特色。
豫劇、評劇、越劇、秦腔、粵劇、河北梆子等劇種都有該劇的傳統版本。
2000年10月,臺灣吳佩倩舞極舞蹈團應第六屆中國藝術節邀請,在南京演出瞭以爵士舞的形體語言排演的爵士舞劇《白蛇傳》。
相聲中的“唱”是太平歌詞,《白蛇傳》是其中一個老段子。
臺灣明華園戲劇團的白蛇傳歌仔戲露天表演,常在端午節前後演出,故事內容無較大的改編,但在舞臺設計上與傳統戲劇表現的設計,有許多突破,其中水淹金山寺的橋段更出動消防隊的灑水車,還有吊綱絲的設計,制造出白蛇與青蛇騰雲架霧的感覺。

白素貞 -影視作品

白素貞 林青霞版白素貞

至今有十一版,包括一版編外傳:  
 
1、1962年 由邵氏出品的林黛版電影《白蛇傳》,這可能是影視劇中最早的版本,由嶽楓執導。林黛演技精湛,扮相美艷,堪稱經典。
2、1978年 的林青霞版電影《真白蛇傳》,與秦祥林配戲,是林青霞的早期電影,不算有名,也不是很成功,但扮相很美。
3、1982年 林青霞版電影《新白蛇傳》,講述的是雷鋒塔倒掉後的事情,那已是個沒有許仙的世界瞭。
4、1982年 汪明荃版舞臺劇《白蛇傳》,這是由羅文獨資監制的香港首部粵語歌舞臺劇,羅文飾許仙。
5、1990年 陳美琪版電視劇《奇幻人世間》 ,陳美琪飾白蛇,吳岱融飾許仙,邵美琪飾青蛇。這個故事改編瞭很多情節,純粹講求娛樂性。
6、1993年 趙雅芝版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觀眾最為熟悉和追捧的版本,趙雅芝端莊、善良的形象以及葉童的反串都深入人心,也是現在重播最多的版本,經久不衰。
7、1993年 王祖賢版電影《青蛇》,王祖賢飾白蛇,張曼玉飾青蛇。該片是徐克在電影制作上的重大突破,也是 他對張曼玉潛能的又一次發掘。
8、1995年 劉秋蓮版電視劇《白蛇後傳之人間有愛》,這是新加坡拍的白蛇傳續集,主要講白素貞的兒子,半蛇半人的許士林的故事。
9、2001年 范文芳版《青蛇與白蛇》 ,劇情改得比較離譜,但人物造型都很美,影響不大。
10、編外版:《我和僵屍有個約會I》,有一段小劇情,講的是白蛇對許仙的八百年等待,麥景婷出演白蛇。
11、2006年 劉濤版電視劇《白蛇傳》,這部劇集保留瞭民間傳說《白蛇傳》中大部分基本人物和重要情節元素,但是更多的是對整個故事進行重新創作。故事圍繞著人間的各種情感展開,其中著重描寫瞭許仙和白素貞的愛情。是目前國內最新的一部關於白素貞的影視作品。
另外,本作也被日本東映動畫改編成同名動畫電影《白蛇傳》(1958年上映),是日本史上第一部彩色長篇動畫電影,堪稱日本動畫史上的裏程碑(值得注意的是本作中按照瞭原本故事的設定——小青是青魚而不是青蛇)。

白素貞 -《新白娘子傳奇》的“和諧”主題

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是對傳統白蛇傳的綜合繼承,它比較完整且忠實地引述瞭這個流傳瞭幾百年美麗的神話傳說。一直在想,這部電視劇的主題是什麼,或者說它主要演瞭哪些事兒,最令觀眾動容的在哪裏,何以讓許多觀眾津津樂道。愛情乎?但似乎時下的哪個電視劇不講愛情,如果隻反復演著男男女之間的情感糾葛,那不過是一般青春偶像劇的套路。新白自十幾年前播出以來,老少皆喜,雅俗共賞,至今仍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力,這可不是簡單的偶像愛情魔力可致的。

若說白蛇傳的主題,從來有許多不同的解讀。比如說反封建性啦,說白娘子為瞭自由愛情而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精神,又比如說儒釋道三教演繹,被用來宣揚封建倫理道德啊——新白既然定位於忠實繼承,這些方面自然在電視劇中都有所反映,但這不算新白新的東西,不足為奇。而我認為新白最濃墨重彩,最細致入微的部分是它展現瞭一幅溫情脈脈、和諧和睦的生活圖景。

新白所述之白娘子與許仙的愛情很簡單,簡單到瞭極致,斷橋上一見鐘情,然後就陡然成親瞭。它不拘泥於他們的戀愛波折,而主要演敘他們婚後瑟瑟之和。著眼點主要是在白娘子這邊,講她如何相夫教子,敦親睦鄰,講她如何幫許仙開藥鋪,救助貧病百姓。演瞭很多生活細節,表現白娘子與許仙的恩愛,非常溫馨,令人羨煞。當然新白也演瞭些重大轉折事件,但那隻是細節生活的延伸,或者更多是情節地點的轉移,當他們在某地安定下來之後,又熱衷於“瑣碎”的敘述。從杭州到蘇州,到鎮江,再回杭州,莫不如此。

更突出的是當水漫金山後,他們重回杭州,寄居於姐姐姐夫傢中,在演過許白二人的“小傢”之後,又成功地演活瞭一個“大傢”。許仙的姐姐許嬌蓉、姐夫李公甫是兩個非常飽滿的人物形象,遠超過瞭以往所有的白蛇傳版本,新白之後的一些版本也沒有把這對夫婦演好過。新白如此設計人物,與它一心想要營造和樂融融的傢庭生活氛圍是分不開的。新白中有幾個鏡頭、情節,就是演他們一傢四五口聚在一起吃飯,或者吃完飯坐在一塊閑聊,就這麼簡單而已。

所以,認真地想來,新白洋洋灑灑五十集,其實並沒有涉及太多的微言大義,也就相當於演一幅平凡的生活畫卷。初看起來,或斷章取義地分析,並不見什麼高明之處,但掩卷沉思,這個故事又那樣的引人入勝,為什麼?這樣貼近生活的表演,不但符合電視連續劇的體裁,更符合民間傳說的特征。人民百姓幾百年來傳頌著這個傳說,不過表達一種美好的生活理想。新白所展示的那樣的溫情社會,在現代浮躁的社會,在競爭壓力激烈的今天,不可謂不也是一種平凡但又難以企及的願望。這也許就是有那麼多人願意醉心於這個美麗傳說的原因吧,也是這部看似“思想陳舊”的電視劇所溶入的時代因素。

我們的先民口耳相傳中流傳過很多傳說,白蛇傳算是比較晚起步的瞭。比較古老的如牛郎織女,其實就反映瞭早期人們對男耕女織的理想。白蛇傳大約起源於兩宋,成熟於明朝,明朝是我資本主義開始萌芽的時期,所以,白蛇傳的傳說立足於傳統,吸收瞭很多鮮活因素,不再像最早的隻說說男耕女織瞭。白蛇傳傳說的晚熟,也可能就是為什麼今天還那麼多人熱衷於改編這個傳說的緣故,因為它更容易反映時代的內容。

新白所表演的故事,但因為它觸及瞭人們心底最平凡而又最渴望的理想,所以能風靡一時,為廣大觀眾所喜愛。

其實,這個故事的主人公白素貞,也不過是追求這種平凡的生活而已,卻竟遭受鎮壓,不能不令人同情,扼腕。另外,即使是在白娘子未被鎮壓之前,從另一方面來反思許仙他們一傢人何以能那樣快樂幸福無憂地生活,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白娘子與小青的鼎力暗助。因為白娘子的幫助,許仙開藥鋪的生意與名聲才蒸蒸日上,李公甫所遇上的一些疑難雜案也能化險為夷。可惜的是,白娘子隻是一個理想中的人物,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許仙那麼幸運。很多傳說故事中的薄命女子都是絕對弱者,不像白娘子那樣有法術可以維護自己的愛情幸福,所以大多都隻能終於很悲慘的命運。但反觀白娘子,雖然擁有通天徹地之本領與千年的修行,卻也似乎無所作為,隻用來爭取極為簡單平凡的愛情生活——本來這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真有殺雞焉用牛刀之嘆,也算是一種反諷吧。

而要建設惠及全社會的共享的和諧生活,那就不是文藝工作者的幻想作品,而是社會科學傢的研究對象瞭……卻也不是本文想討論的話題瞭

白素貞 -參考資料

[1]豆瓣網
[2]越劇精選 http://www.shuashuashua.com/views.asp?hw_id=303801

[3]古代女子十大悲慘結局 http://www.zhenpm.cn/content.asp?id=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