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梨

種梨 -原文

有鄉人貨梨於市,頗甘芳,價騰貴。有道士破巾絮衣丐於車前,鄉人咄之亦不去,鄉人
怒,加以叱罵。道士曰:“一車數百顆,老衲止丐其一,於居士亦無大損,何怒為?”觀者
勸置劣者一枚令去,鄉人執不肯。
肆中傭保者,見喋聒不堪,遂出錢市一枚付道士。道士拜謝,謂眾曰:“出傢人不解吝
惜。我有佳梨,請出供客。”或曰:“既有之何不自食?”曰:“我特需此核作種。”於是
掬梨啖,且盡,把核於手,解肩上鑱,坎地深數寸納之,而覆以土。向市人索湯沃灌,好事
者於臨路店索得沸沈,道士接浸坎上。萬目攢視,見有勾萌出,漸大;俄成樹,枝葉扶蘇;
倏而花,倏而實,碩大芳馥,累累滿樹。道士乃即樹頭摘賜觀者,頃刻向盡。已,乃以鑱伐
樹,丁良久方斷。帶葉荷肩頭,從容徐步而去。
初道士作法時,鄉人亦雜立眾中,引領注目,竟忘其業。道士既去,始顧車中,則梨已
空矣,方悟適所俵散皆己物也。又細視車上一靶亡,是新鑿斷者。心大憤恨。急跡之,轉過
墻隅,則斷靶棄垣下,始知所伐梨本即是物也,道士不知所在。一市粲然。
異史氏曰:“鄉人憒憒,憨狀可掬,其見笑於市人有以哉。每見鄉中稱素豐者,良朋乞
米,則怫然,且計曰:‘是數日之資也。’或勸濟一危難,飯一煢獨,則又忿然,又計曰:
‘此十人五人之食也。’甚而父子兄弟,較盡錙銖。及至淫博迷心,則頃囊不吝;刀鋸臨
頸,則贖命不遑。諸如此類,正不勝道,蠢爾鄉人,又何足怪。”

種梨 -譯文

有個鄉下人推著一車梨到街上賣。因梨的味道香甜,所以他要價很高。這時,有一個頭戴破頭巾、身穿舊道袍的道士,在車前請鄉下人施舍他一個梨。鄉下人粗野地呵斥他,他卻並不走,鄉下人更為惱火,大聲責罵他。道士說:“你這一車梨有好幾百個,我隻是請你施舍一個給我,這對於你也不算什麼大的損失,你不給倒也算瞭,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旁邊圍觀的人也勸鄉下人挑個最差的梨給道士,打發他走算瞭。而鄉下人卻堅決不肯。酒店裏一個夥計見外面吵鬧得不可收拾,於是自己出錢買瞭個梨,送給道士。道士向他表示感謝。然後又對圍觀者說:“出傢人不知道吝惜是什麼。我有很好吃的梨,拿出來請大傢一同品嘗。”有人說:“你既然有好梨,為何不自己吃呢?”道士說:“我需要這個梨核作樹種。”於是他大口大口地把梨吃下去,將梨核放在手上,解開肩上破土的工具,挖瞭個數寸深的坑,先把梨核放進去,然後又用土蓋上,並向觀眾要開水澆灌。喜歡湊熱鬧的人趕忙向路邊小店要瞭一碗開水,道士接過來澆在坑裏。在眾人的注視下,梨樹的嫩芽出土瞭,漸漸長大;忽然間便長成瞭樹,樹葉茂盛;一會兒就開瞭花;又一會兒便結瞭梨,個大芳香,壓彎瞭每個樹枝。道士就從樹上摘下梨送給觀眾,不一會兒的工夫就摘完瞭梨。梨贈完後,道士就用長刀砍梨樹,砍瞭很久,才把梨樹砍倒;然後把還長著葉子的樹桿扛在肩膀上,非常從容地走瞭。
當道士開始變戲法時,鄉下人也夾雜在人群裏面伸長脖子、眼睛一動不動地看,竟忘記賣梨的事。當道士走遠後,他才回頭看車子,發現滿車子的梨都沒有瞭。鄉下人這時才醒悟過來,剛才道士分給大傢的梨原來都是自己的梨。他又仔細檢查車子,發現有個車把不見瞭,是剛剛砍斷的。他十分憤怒,急忙去追道士。轉過墻角,隻見被砍的車把在墻腳下,才知剛才砍的梨樹本來是自己的車,而道士早已不知去向瞭。此事成為滿街市民的一個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