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王勾踐

越王勾踐跟吳王夫差對戰,夫差為報仇雪恨,養精蓄銳,誓取越國。越國大夫范蠡勸告勾踐切莫跟夫差火並,不為接受。勾踐跟夫差對壘,夫差節節勝利,勾踐及其五千殘兵被圍困會稽。
  
  越王走投無路,悔恨不已。范蠡力主勾踐向夫差去國歸降,讓文種留守越國,鼓勵女織男耕,暗把軍旅重練,而自己則跟隨勾踐至吳國屈侍夫差。
  
  越王君臣數人到達吳都參見夫差,當即進獻美女寶物,並低聲下氣地極力奉承獻媚;再經伯噽一旁幫腔,勉強取得夫差的諒解。
  
  夫差派人在闔盧墓側築一石室,把勾踐夫婦、君臣驅入室中,脫去所穿衣冠換上罪臣衣裙,使其蓬頭垢臉地從事養馬等賤役。
  
  每當夫差乘車出遊,勾踐都要手執馬鞭徒步跟在馬車左右。路過通行鬧市時,吳人指著說:“那個就是打瞭敗仗的越王,快來看呀!”譏諷嘲弄之聲不絕於耳。
  
  勾踐十分痛苦、絕望;但於范蠡眼中,一個看似混亂和絕望的地方,在在充滿著生機和希望!他一直侍奉勾踐,甘於跟他受凌辱,隻在等待一個翻身的機會。
  
  三年的歲月,范蠡陪著勾踐夫妻共吞下不少屈辱;多少次,勾踐欲放棄,卻都被范蠡阻止!范蠡的無限智能、情深義重,成為勾踐的生存力量!
  
  所有人都知道勾踐甘願屈於吳國,是想恃機復仇。伍子胥多次要求夫差滅越;
  
  然而,狂傲自信的夫差卻刻意要保著勾踐;他認為把勾踐留在身邊,肆意玩弄,比一刀殺死更為痛快!
  
  范蠡跟夫差早在會稽之役前曾多番交手,互有輸贏。夫差跟范蠡惺惺相惜,皆視對方為終極對手──一段亦敵亦友的關系由此展開。夫差對勾踐日漸軟化,主要是出自對范蠡的欣賞,他多番萌釋放二人回國之念,但都為伍子胥所反對。
  
  轉折點,就在勾踐待在吳國的第三年;一次夫差染病,范蠡知道是尋常疾病,不久即愈,便與勾踐商定一個計策:他居然讓勾踐去嘗糞卜疾,取悅於夫差!果然,夫差被勾踐感動,立即讓勾踐夫妻搬出石室,遷居附近民房,仍然養馬。不久,夫差病愈,正如范蠡所料那樣,吳王決定釋放勾踐回國。並命人於文臺置辦酒席,隆重地歡送勾踐還越。伍子胥大怒,對夫差說:“勾踐嘗大王糞便,是吃大王之心。”夫差不聽,如期釋放勾踐回國。
  
  勾踐沒有忘記那三年的屈辱,回國後臥薪嘗膽,誓要振興越國;受過教訓,勾踐對范蠡言聽計從。范蠡主張要禮待弱小國傢,對於強國,表面上應該采取歸順的態度,但骨子裏不能屈服。至於吳國,要促使他走向衰落,等到時機成熟,便可以一舉滅之。
  
  彷如宿命,夫差跟范蠡於感情上亦糾纏不清。夫差在花溪偶遇一位國色天香的美麗少女西施,後來方知她居然是范蠡的未婚妻。夫差不顧一切追求,西施不為所動。卻在勾踐和范蠡於吳國當奴隸後,西施竟然投至夫差懷抱。夫差並非善類,一直猜疑西施之陰謀。但終不敵西施的美貌和柔情,對西施寵愛有加。此舉正中西施下懷,因為西施正是范蠡一手培訓出來對付夫差的“最精良武器”。智能過人的范蠡更是機關算盡,著西施跟夫差大玩心理戰術。西施以美貌以柔情攻陷夫差,吳國看似強大的國勢,實在已埋下衰敗的伏線。
  
  范蠡和夫差互相計算對方,但人為變量,往往出人意表!范蠡跟西施雖然甘願犧牲兒女私情,但妒忌乃是人之常情,看著心愛的人投向敵人懷抱,范蠡飽受煎熬。
  
  西施又何嘗快樂?越是被夫差寵愛,她越是痛苦!卻又必須強裝快樂!其痛苦不足為外人道!
  
  范蠡化悲憤為力量,不住向勾踐獻出良策以對付夫差。他們誓要令越國強盛起來,再伺機一舉滅吳。
  
  西施跟范蠡裏應外合,她以夫差寵妃身份,不住離間伍子胥和夫差。伍子胥忿忿不平,跟夫差關系日漸緊張。吳國早因夫差囂張而招至其它諸候的敵對,危機四伏。伍子胥反對夫差攻齊,主張應要滅越而跟夫差反目;夫差賜伍子胥一把寶劍,命他自殺。死前一刻,伍子胥要求把雙目挖出:“大王不聽勸阻,我要親自看著──過不瞭三年,吳國必然會被越國攻破!”
  
  伍子胥一語成懺,一切都在范蠡的預計中!
  
  最後,范蠡以妙計斷絕吳國的糧食;然後,在吳國飽嘗內憂外患之際,出兵攻吳,施予致命重擊!最後,夫差自盡,吳國被越國所滅。越國變得前所未有的強盛。
  
  這二十二年,越國上下,特別是越王勾踐、范蠡和西施過著的是非人的忍辱負重的生活!最後,他們成功瞭!夫差跟范蠡經歷二十多年的雙雄鬥,最終勝利者是范蠡!
  
  范蠡把西施接回越國,跟西施成親,對她感激及寵愛有加。范蠡被勾踐封為上將軍,恩榮無比,功成名就。
  
  夫差離世後,范蠡彷佛亦感意興闌珊。榮華一刻,范蠡不辭而別,帶領傢屬徒隸,駕扁舟,泛東海,浪跡天涯,隱於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