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

達利 -人物簡介

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Dail),1904年5月11日生於西班牙菲格拉斯,1989年1月23日逝世。全名薩爾瓦多·多明哥·菲利普·哈辛托·達利-多梅內克,普波爾侯爵(西班牙文:SalvadorDomingoFelipeJacintoDaliiDomenech,MarquésdePúbol),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傢和版畫傢,以探索潛意識的意象著稱。與畢加索、馬蒂斯一起被認為是二十世紀最有代表性的三個畫傢。

達利年輕時在馬德裏和巴塞羅那學習美術,曾兼收並蓄多種藝術風格,顯示出作為畫傢的非凡技能。但是,直到20世紀20年代末期,才由兩件事情促使其畫風日臻成熟。一是他發現瞭弗洛伊德的關於性愛對於潛意識意象的重要著作;二是他結交瞭一群才華橫溢的巴黎超現實主義者,這群藝術傢和作傢努力證明人的潛意識是超乎理性之上的“更為重大的現實”。

為從潛意識心靈中產生意象,達利開始用一種自稱為“偏執狂臨界狀態”的方法,在自己的身上誘發幻覺境界。達利發現這一方法後,畫風異常迅速成熟,1929~1937年間所作的畫使他成為世界最著名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傢。

達利的畫常搜集夢幻中的表現題材,有些畫題直接點題為“夢”。但他的“夢”與其他超現實主義畫傢畫上所展現的“夢”的區別在於,達利創造瞭一種真實感,還寄寓某些他所特別偏愛的內涵。

達利 -獨特風格

2009年,國內最大規模達利作品展在上海開幕2009年,國內最大規模達利作品展在上海開幕

超現實主義繪畫是西方現代文藝中影響最為廣泛的運動之一,達利作為該運動在美術領域的主要代表,一直是人們關注和爭論的對象。“我同瘋子的唯一區別,在於我不是瘋子”,“每天早晨醒來,我都在體驗一次極度的快樂,那就是成為達利的快樂……”。不用看達利高高翹向天穹的胡子,不用觀賞他充滿奇思怪想的作品,單是這些不同凡響的妙語,就足使你想象得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達利的盛譽主要歸結於他自我推銷的天分,但更應歸功於他富於奇想的特殊才能。他的奇思怪想源自於生命中難以捕捉的素材,如性、死亡、變態、蒼穹。他慣用不合邏輯地並列事物的方法。將受情感激發產生的靈感轉變為創作過程,將自己內心的荒誕、怪異加入外在的客觀世界,將人們熟悉的東西扭曲變形,再以精細的寫真技術加以肯定,使幻想具有真實性。達利始終宣稱自己是現代藝術文化的救世主,每天都在創造豐功偉績,取得劃時代的勝利:前往巴黎、遇見加拉、愛情田園詩、超現實主義革命……

達利 -生平

薩爾瓦多·達利1904年5月11日出生在西班牙Figueres的一個小鎮上,並且在那裏度過瞭自己的孩提時光。他的出生地距離法國大約隻有16英裏的路程。達利的父親是一位公證員,傢底殷實,曾經在海邊小漁村Cadaques替達利建立瞭他的第一個藝術工作室。

薩爾瓦多·達利的童年和青少年時代非常活躍,這對於他後來的生涯尤其重要;這個時期的一些軼事,無論真實與否,都是他以後許多持續不變的形象的基礎,他與父母及妻子加拉的關系對於他的藝術個性的形成具有決定性的作用。達利總是熱愛著他兒時的風景環繞菲格拉斯城的大平原和有橄欖林與尖禿巖石的加泰隆尼亞海岸。這些古老令人傷感的風景不僅作為背景而且也作為有生命的存在進入瞭他的繪畫。除瞭畢加索,薩爾瓦多·達利也許是最為知名但這並不是說得到瞭高度的評價的二十世紀畫傢。

長大成人後,達利和妻子Gala在附近的Lligat港口組建瞭自己的自己的傢庭。他的許多作品都反映瞭他對西班牙這一港口的熱愛。年輕的達利曾經在馬德裏SanFernando美術學院求學。他的天賦第一次被世人發現是在1925年巴塞羅那的個人作品展中。在1928年匹茲堡第三屆卡內基國際展覽會上,他展出瞭包括《TheBasketofBread》在內的三幅作品,從而為他贏得瞭國際聲譽。次年達利舉辦瞭他在巴黎的第一次個人展。同年,他還加入瞭由前達達派成員AndreBreton領導的超現實主義流派。也就是在這一年,達利在Cadaques結識瞭Gala,當時她正巧與她的丈夫,詩人PaulEluard去拜訪達利。從此以後,Gala便成為瞭Dali的至愛,同時也是他的商業經理人和主要的靈感來源。很快地,達利成為瞭超現實主義運動的領導人。他的作品《ThePersistanceofMemory》,描繪瞭一個軟綿綿的鐘表,是當今世上最傑出的超現實主義作品之一。

但是隨著戰爭的臨近,想來對政治漠不關心的達利與其他的超現實主義者發生瞭沖突,終於在1934年的一次“審訊”中被開除出瞭超現實主義團體。然而,在接下來的十年左右時間裏,他依然還是能夠在國際超現實主義作品展中亮相。在1940年左右,達利又形成瞭一種新的風格–現在稱這段時期為他的“經典”時期–顯示出瞭其對科學和宗教的專注。二戰期間,達利和Gala逃離瞭歐洲,在美國度過瞭從1940到1948的8年時光。這段時間在達利的一生中至關重要。1941年,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為達利舉行瞭他的第一個規模宏大的回顧展;1942年達利又出版瞭自己的自傳《TheSecretLifeofSalvadorDali》。  在達利從超現實主義向他的經典時期轉變得過程中,達利開始創作他的19幅大型油畫,很多都涉及瞭很科學,歷史和宗教題材。這19幅大型油畫已經成為瞭一個系列,其中最為有名的是《TheHallucinogenicToreador》,《TheDiscoveryofAmericabyChristopherColumbus》和《TheSacramentoftheLastSupper》。

1974年,達利在西班牙的Figueres成立瞭Teatro展覽館,之後又在20世紀70年代結束之前相繼在巴黎和倫敦舉行瞭作品回顧展。1982年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封他為普波爾侯爵。
自從達利的妻子Gala在1982年過世以後,達利的健康狀況也是每況愈下。1984年,他在Pubol傢中的一次火災事故中又被燒傷,使他的健康更加惡化。這段時期內,達利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在與世隔離的狀況下度過的,開始是呆在Pubol,後來又搬到瞭Teatro展覽館附近的私人公寓中。1989年1月23號,達利死於心臟病和呼吸並發癥。

超現實主義繪畫 

內戰的預感內戰的預感

達利是一位具有卓越天才和想象力的畫傢。在把夢境的主觀世界變成客觀而令人激動的形象方面,他對超現實主義,對20世紀的藝術做出瞭嚴肅認真的貢獻。達利的一生充滿瞭傳奇色彩。除瞭他的繪畫,他的文章、口才、動作、相貌以及胡須均給欣賞他的人們留下瞭撲朔迷離的印象。達利年輕時在馬德裏和巴塞羅那學習美術,曾兼收並蓄多種藝術風格,顯示出作為畫傢的非凡技能。但是,直到20世紀20年代末期,才由兩件事情促使其畫風日臻成熟。一是他發現瞭弗洛伊德的關於性愛對於潛意識意象的重要著作;二是他結交瞭一群才華橫溢的巴黎超現實主義者,這群藝術傢和作傢努力證明人的潛意識是超乎理性之上的"更為重大的現實"。

達利 -作品簡評

《記憶的永恒》已然成為經典《記憶的永恒》已然成為經典《記憶的永恒》,達利作,1931年,佈上油畫,24×33厘米,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藏。作於1931年的油畫《記憶的永恒》典型地體現瞭達利早期的超現實主義畫風。畫面展現的是一片空曠的海灘,海灘上躺著一隻似馬非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個隻有眼睫毛、鼻子和舌頭荒誕地組合在一起的人頭殘部;怪物的一旁有一個平臺,平臺上長著一棵枯死的樹;而最令人驚奇的是出現在這幅畫中的好幾隻鐘表都變成瞭柔軟的有延展性的東西,它們顯得軟塌塌的,或掛在樹枝上,或搭在平臺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這些用金屬、玻璃等堅硬物質制成的鐘表在太久的時間中已經疲憊不堪瞭,於是都松垮下來。達利承認自己在《記憶的永恒》這幅畫中表現瞭一種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個人夢境與幻覺,是自己不加選擇,並且盡可能精密地記下自己的下意識,自己的夢的每一個意念的結果。而為瞭尋找這種超現實的幻覺,他曾去精神病院瞭解患病人的意識,認為他們的言論和行動往往是一種潛意識世界的最真誠的反映。達利運用他那熟練的技巧精心刻畫那些離奇的形象和細節,創造瞭一種引起幻覺的真實感,令觀眾看到一個在現實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離奇而有趣的景象,體驗一下精神病人式的對現實世界秩序的解脫,這也許是超現實主義繪畫的真正的魅力所在。而達利的這種將幻覺的意象與魔幻的現實主義作對比的手法,更使得他的畫在所有超現實主義作品中最廣為人知。
達利 作品達利 作品達利還與西班牙電影導演L-佈努埃爾共同制作兩部超現實主義影片,即《安達魯的狗》 (1928)和《黃金時代》(1930),同樣充滿怪誕的但富於暗示的意象。20世紀30年代末,在文藝復興畫傢拉斐爾的影響下,達利的繪畫轉趨比較古典的風格,並因此而被超現實派開除。此後,他花費大量時間設計舞臺佈景,時髦商店內部裝飾以及珠寶飾物。在1950~1970年間他有許多宗教題材的繪畫作品,但仍探索性愛主題,描繪童年記憶,並且讓妻子加拉成為這些題材的中心形象。這些晚期繪畫雖然技法純熟,但客觀評價低於其早期作品。在達利的著作中,最有趣味和揭露隱秘的是《薩爾瓦多-達利的秘密生活》(1942~1944)。他的許多作品中充滿瞭暴力和對傳統社會禁欲主義的批判。代表作有《記憶的永恒》、《悍婦與月亮》、《內戰的預兆》等.
為瞭獲得自相矛盾的視覺形象,他通常都十分細致,精確地用十分斜視的手法描繪這些創造的形象,也許正是這種一絲不茍的現實主義筆法,正是這些清晰存在卻非真實的形象才是如此令人不安的原因。
在達利長達70年的藝術生涯裏,可謂做盡瞭讓我們瞪目結舌的事。在那些怪事和怪誕言論裏,給"巨匠們打分"已經成為達利的品牌。在西班牙繪畫史上,他與委拉斯凱茨、戈雅、米羅、畢加索等繪畫大師一同輝映著西班牙俊美的天空,傳奇著西班牙的繪畫史。

達利 -作品風格

達利在創作《著瞭魔》油畫達利在創作《著瞭魔》油畫上海美術館看“達利作品展”,才到人民公園,就能遠遠望見高聳著的活動宣傳牌——橘紅的背景色上印有達利的黑白近照,最奪人眼球的還是他那兩撮精心修剪過的小胡子,堅硬而咄咄逼人地向上翹起,從遠處望去。這兩根達利自稱“能感受宇宙震動的天線”和美術館的尖頂一起,漸漸融入天空中柔軟的陰雲和雨氣裏。
而“堅硬與柔軟”,正是達利作品中對比的秘訣。不管是其作品中最為人熟知的軟綿綿的機械鐘表,還是外表堅硬內部柔軟的面包、螞蟻,都成為達利表達情欲、幻想和觀念所借助的符號。達利依靠這些超現實主義的隱喻和意象,構築出自己的潛意識空間,在這次來滬展出的350件原作中,這些元素反復出現,在雕塑作品裏尤為明顯。
雕塑給予達利新的語言和幾何維度,使畫傢在創作時摒棄瞭色彩,轉向形式和質感。當他把柔軟的泥和蠟塑造成為一個堅固有形的物體,並染成青銅色之後,這種由軟到硬的過渡使得藝術傢將自己所迷戀的那些“內軟外硬”的意象實體化,同時也完成瞭自己想象的外化。

用符號描述潛意識的人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達利的展出是在美術館的一樓,展廳的佈置因他張揚的作品而顯得極其華麗,四周墻上掛滿瞭色調艷麗的畫作,其中一面墻上掛著的是首次與世人見面的巨型油畫《著瞭魔》,在這幅5×5米的畫紙上,一隻隻怪誕的眼睛驚恐地張望四周,營造出一種來自希區柯克《愛德華大夫》中驚悚夢境。展廳的中央放著嬌艷欲滴的梅維斯唇形沙發、勒達矮桌、臺燈和玻璃制品。而在這些絢爛之外,則用沉重與耀眼兼備的青銅雕塑壓場,從聞名於世的《記憶的永恒》、《時間的舞蹈》,到《空間維納斯》、《頭戴玫瑰花的女人》、《人形櫥櫃》,“軟化時鐘”、“螞蟻”、“抽屜”、“拐杖”等等來自達利童年記憶和潛意識的符號在這些青銅色的三維空間內恣意徜徉,讓人驚嘆也讓人困惑。
因為看展覽的人很多,大傢甚至在排著隊看雕塑品旁邊的解說。《時間的舞蹈》放在第二展廳的入口,讓人們一進來就能看到這件最為世人熟知的達利作品。一隻軟綿綿的鐘表掛在樹杈上,慢慢融化、流淌,繼而向下滴成一個人形。展廳黃色的燈光如同柔光鏡一樣,讓青銅雕塑原本堅硬的質地和輪廓顯得圓潤而流暢。
親眼看到一個實體而非畫面中平面的鐘表如同綢緞甚至抹佈一樣被掛在樹杈上時,也許才能真正體會到時間流逝與被消解的過程,如達利所說“鐘表注定消亡或者根本不存在”,而“在空間裏流動的”時間最終軟化為人形,也許是在表達人與時間的結合以及對時間的主觀體驗。如果進門後先往左轉進入第一展廳,首先看到的則是《空間維納斯》。與其它作品比起來,這件雕像安靜而端莊,美神維納斯的身體被分成兩截,頸部垂下一隻軟化表,兩段“身體”錯開的截面上放著一隻雞蛋,而一隻螞蟻正在其腹部爬行。在達利的世界裏,螞蟻象征著恐懼、焦慮和死亡,而在這裏則和軟化表一樣,寓意肉體的短暫。而維納斯身體中間的雞蛋,具有達利所喜歡的外部堅硬內部柔軟的特征,象征著生命的希望。當你快被螞蟻、軟化表等等柔軟、扭曲的線條搞暈時,一件棱角分明的雕塑呈現在眼前——《人形櫥櫃》。這是一個半躺著的人形雕塑,他的一隻手支撐著身體,一隻手向外伸,做出拒絕的手勢。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臉被埋在長發裏,而上身由很多半拉開或者關閉的抽屜組成,這些抽屜是空的,似乎暗示人們這裏可以用來儲放關於超現實世界的想象。

撲朔迷離的精神分裂者

達利《唐吉柯德》鋼筆畫達利《唐吉柯德》鋼筆畫不管是軟化鐘表、螞蟻、抽屜,還是面包、拐杖,這些在達利作品中反復出現的圖像已經被達利的潛意識和童年記憶賦予瞭意義。
因為其作品常常包含這些象征性的表達、潛在的情感(情感博客,情感說吧)欲望,甚至開放的性主題,所以被很多人用來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放在一起探討。
在馬德裏學生時代就閱讀《夢的解析》的達利,曾表示過對弗洛伊德的認同,他說:“這本書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可以說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發現之一,並且我也有一種自我解釋的實際毛病,不僅要解釋我的夢,而且還要解釋在我身體上發生的最初看十分偶然的一切事情。”也許達利的畫正是他“自我解釋病”的產物——在畫中解釋自己的夢境、解釋自己偶然出現的想象或是壓抑已久的性欲。但是,達利僅僅是在展現夢和欲麼?除瞭是一個夢境的描述者,他還是什麼?一個謎?一個妄想者?還是一個分裂癥患者?達利出生前三年,他7歲的親生哥哥因為腦膜炎死瞭,達利出生後,他的父母親把哥哥的名字給瞭他:薩爾瓦多。
從小帶著死去哥哥的名字長大,因而達利一直處於“被丟棄的狀態”和“確立自我的過程”同時並存的矛盾中;除此以外,達利的生活中還充滿瞭很多沖突,包括作為無神論者的父親和虔誠天主教徒的母親對其宗教信仰帶來的不同影響,使其一生與天主教的關系復雜而糾葛等等。的確,在欣賞達利的作品時,能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二元對立的沖突感。除瞭那些反復出現的軟硬對比的符號以外,他的繪畫中也存在這種分裂意識。在他的很多作品中,我們能看到,達利所用的線條、圖形和色彩都是暴力而血腥的,而整個畫面的背後又呈現出一種趨於完美的“烏托邦”情結。
最典型的如這次參展的《征服宇宙》系列,表面上看去,畫中充滿瞭零亂、鮮艷、怪誕的太空時鐘、宇宙蝴蝶等圖案,而如果在畫前多停留一下,就會感受到一種對於太空的夢囈般的憧憬。對立是超現實主義的主題,正如安德烈.佈勒東在1924年的《超現實主義宣言》中所說:“超現實主義是一個真實與幻想、理性與非理性的混合體。”當人們提起達利時,大都會想到他的“瘋”,想到他登峰造極的“自我炒作”。想到他的名言:“我同人類的唯一區別,在於我是瘋子,我與瘋子唯一的區別在於我沒瘋”。真正的瘋子是不知道自己已經“瘋瞭”的,達利的“瘋”顯然是在他的理性控制范圍內。他身上這些種種撲朔迷離的矛盾與對比,或許正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

20世紀先鋒藝術的界標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這次達利作品從9月1日開展,到9月6號,就接待瞭1.2萬人,是今年上海美術館參觀人數最多的展出。其實,達利在中國的走紅並非始自今日,上世紀80年代國門重開之後,中國的新潮美術傢就對包括達利在內的超現實主義藝術有過熱烈的迷戀和推崇。從那以後,達利在中國藝術界,甚至工藝、設計領域的影響一直沒有減退,每次有關他的展出都會受到廣泛的關注。中國人民大學美學系副教授吳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達利備受關注是不難理解的。因為當下中國藝術界,除瞭真正的學院派(尤其是大學老師),或者是那些已經確定瞭社會地位、不需要再通過創新吸引公眾注意的人,其他隻要是搞藝術、搞繪畫的,無一例外,都在追求一種‘先鋒’的東西,而達利,無疑是先鋒藝術的界標。”他說,提到先鋒藝術,20世紀首推杜尚和達利,而他們的先鋒創作又不完全一樣。杜尚的先鋒更多帶有玩世的色彩,提供一些不痛不癢、用以嘲諷和調侃的東西。
就像馮小剛的電影一樣,玩的是小聰明,是概念藝術。而達利不一樣,達利做的是原創藝術,他的作品源自內在的靈感、分裂性幻想和妄想癥。當討論到很多人認為達利的創作有自我炒作的成分並且受弗洛伊德影響很大時,吳瓊認為:“達利的自我炒作實際上是分裂癥患者的自我表述,是一種天生喜歡出風頭的性格,達利身上仿佛帶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自我炒作色彩。而他那些在世人看來瘋狂的舉動,其實不必過分信以為真,有時候不過是他在圈子裏搞搞惡作劇,捉弄一下他的同伴罷瞭。
說到弗洛伊德,其實在達利看來,弗洛伊德不過是‘說出瞭自己想說的話’而已。而真正對達利產生很大影響的,是研究精神分裂的拉康,他們倆有過互動,關系比達利和弗洛伊德的關系更密切。達利也曾說‘人類意識的真正革命從拉康開始’,這些在達利的自傳裏都有表述。”

達利 -作品展

參觀者站在5米高的巨型油畫《著魔》前參觀者站在5米高的巨型油畫《著魔》前2009年7月31日至8月14日,達利作品展在上海美術館開幕,展出魔幻超現實主義大師薩爾瓦多·達利的作品300多件。
為紀念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繪畫大師薩爾瓦多·達利逝世20周年,薈萃300餘件展品的“達利作品展”31日在上海美術館開幕。這是迄今為止國內規模最大的一次達利作品展。
達利以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著稱,他與畢加索、馬蒂斯被認為是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3位畫傢。
展出分為“夢境與幻想”、“情欲與女人”和“宗教與神話”三部分,其中包括難得一見的達利巨幅油畫《著瞭魔》。《著瞭魔》是達利為懸念大師希區柯克的電影《愛德華大夫》特別創作的。
青銅雕塑成為本次達利作品展的一大看點。多件達利巨型青銅雕塑作品佇立在上海美術館前。展廳內的青銅雕塑則多達近百件,涵蓋瞭達利各個時期的創作,為國內歷次達利展所罕見。
據主辦方介紹,上海擁有眾多“達利迷”。近年來,達利的部分作品曾陸續亮相上海,每次都廣受關注。本次達利展的開幕式,吸引瞭數千參觀者通過網絡訂票,爭睹大師名作。
本次達利作品展由上海藝博會組委會、法國達利作品紀念館、上海知己畫廊等聯合舉辦。

達利 -作品年表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04
薩爾瓦多.費利佩.哈辛托.達利五月十一日生於西班牙費格拉斯。
1914
達利在費格拉斯天主教中學上學,已嶄露繪畫天才。
1918
對彩色瘋狂酷愛。五月二日,在費格拉斯的市立劇院舉辦的當地畫傢畫展上,初次展出。
1919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定期撰寫有關藝術的文章並開始向費格拉斯公立中學辦的評論雜志「體育場」投稿。
1921
  
進入馬德裏的聖費南度美術學校,學習素描,油畫和雕塑。
  
1922
  
在巴塞羅那的達茂畫廊展出八幅作品。
  
1923
  
因無政府主義思想傾向而被捕,在費格拉斯與古羅納被囚卅五天。
  
1925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達利首次在巴塞羅那的達茂畫廊舉行個人畫展,引起畢卡索和米羅的注意。
  
1926
  
在巴黎曾拜訪畢卡索,畢卡索對達利作品印象甚深。
  
1929
  
第二次到巴黎,目的是拍攝佈魯維爾的影片《安大魯西亞犬》。與卡拉相遇相愛。
  
1931
  
首次在皮雷。科列畫廊展出,後來並三年連續展出兩次。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32
  
《軟鍾》在朱利恩。利維畫廊初次參加集體展出時,引起紐約藝術愛好者極大的好奇,是達利作品在美國獲得成功的開始。
  
1933
  
在紐約朱利恩。利維畫廊首次展出個人畫展。十二月,在巴塞羅那的加泰隆尼亞藝術畫廊展出。
  
1934
  
在倫敦的茲威默畫廊,達利舉行瞭在英國的首次個人畫展。十一月,達利與加拉乘坐潛普萊恩號輪船初次到達紐約。
  
1935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在紐約現代美術館作題為「超現實主義繪畫和偏執狂患者的形象」演講。
  
1936
  
五月,超現實主義實物在拉頓畫廊展出,達利以他的設計《康德紀念碑》及《刺激性欲的外套》參展。
  
1937
  
達利為避開戰爭,逃亡至意大利,住在愛德華·詹姆士傢裏。他和詹姆士一同研究熟悉文藝復興和巴洛克藝術。
  
1938
  
一月,以《下雨天的的士》參加巴黎美術畫廊的超現實主義展出。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39
  
再度到紐約,參加三月廿一日在朱利恩·利維畫廊開幕的個人作品展覽會。
  
1940
  
納粹入侵迫在眉睫,達利再度離開歐洲,先住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卡雷斯·克羅斯比傢裏。後後運至加州卡美爾的卵石海灘。
  
1941
  
十月,芭蕾舞「迷宮」於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演。歌劇劇本,佈景和服裝都是達利創作和設計的。
  
1942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達利作品回顧展,並輪流在美國其他八個城市展出。
  
1944
  
上演戲劇作品有:《欽尼塔咖啡館》《感傷的討論》和《瘋子特裏斯丹》。
  
1945
  
廣島的原子彈爆炸啟發瞭達利,開始他的「核」或「原子」等科學階段。
  
1946
  
返回歐洲,準備在西班牙科加特港定居下來。離傢鄉費格拉斯約三十哩。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49
  
開始對宗教題材有興趣,也對和諧幾何圖形理論產生興趣。
  
1950
  
一月,達利在紐約出版瞭“備忘錄”。
  
1954
  
先後在羅馬,威尼斯和米蘭展出重要作品回顧展。
  
1960
  
二月,在紐約展出《哥倫佈發現美洲》個展。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61
  
在威尼斯首演“加拉的芭蕾舞”,達利設計佈景,道具和服裝。莫裏斯·貝賈特編導。
  
1964
  
達利被授與西班牙伊莎貝爾大十字勛章。五月,書籍《一位天才的日記》出版。
  
1965
  
紐約現代藝術畫廊展出達利所有重要作品回顧畫展。此時他開始對攝影和二度空間藝術發生興趣。
  
1969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變態的情欲》出版,這是他的偏執狂臨界狀態手法達到最高潮的作品。
  
1970
  
和西班牙建築師埃米利奧·佩雷斯·皮涅羅研究建在費格拉斯達利博物館的初步計劃。
  
1971
  
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達利博物館正式開幕。達利第一部畫集《是的(Oui)》 出版。
  
1972
紐約諾德勒畫廊展出他的攝影作品。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1974
  
三月,在德國法蘭克福的史達德爾美術館,舉辦作品回顧展。九月十八日,費格拉斯達利博物館開幕。
  
1975
  
尼康公司資助攝影展,主題為“達利,偏執狂臨界狀態方法,客觀偶然性和第三度空間”。
  
1976
  
十月,將一本著作《哲學傢的煉金術》存入巴黎國立圖書館。
  
1978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四月,在紐約古金漢博物館展出第一件超立體主義的作品。
  
1980
  
在倫敦泰德畫廊舉行達利主要作品回顧展。
  
1982
  
妻子卡拉病逝。達利隱居在恩波達。創作有些是他自己設計的新主題,有些是從米開朗基羅的作品中取材的。
  
1983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四月十五日,西班牙國王與王後,為馬德裏西班牙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從1914到1983年400件達利作品選作」展覽剪彩。
  
1984
  
三月廿七日,在費格拉斯正式設立加拉-薩爾瓦多·達利基金會。
  
1986
  
纏綿病榻且閉門謝客,可以接近他的隻有醫療小組和最親密的合作者。
  
1988
  
十一月,病情惡化,被送到巴塞羅那的科龍醫院。在醫院中,西班牙國王親自探視,達利將自己寫的一本詩送給他。
  
1989
  
心臟病突發,一月廿三日於費格拉斯醫院中去世。他的遺體用防腐劑保存。安葬在達利博物館中。

達利 -人物評價

達利作品達利作品薩爾瓦多·達利,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超現實主義畫傢。他是一位具有卓越天才和想象力的畫傢 。在把夢境的主觀世界變成客觀而令人激動的形象方面,他對超現實主義、對二十世紀的藝術做出瞭嚴肅認真的貢獻。達利的一生充滿瞭傳奇色彩。除瞭他的繪畫,他的文章、他的囗才、他的動作、他的相貌、他的胡須和他的宣傳才能。他用所有這一切,在各種各樣的語言中造就瞭超現實主義這一個專有名詞,去表示一種無理性的、的、瘋狂的而且是時髦的藝術。達利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個十足的超現實主義者,以至其它的超現實主義者對他的篤誠和繪畫成就,抱有強烈的懷疑態度。主要的證據也許就是他那些繪畫,沒有人能夠否認得瞭他那無盡的才能、想象能力或者他所顯示的強烈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