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韓非子 -簡介

韓非子韓非子

韓非生於周赧王三十五年,卒於秦王政十四年(約前281年-前233年),韓非為韓國公子(即國君之子),戰國末期韓國人(今河南省新鄭)。是中國古代著名的哲學傢、思想傢,政論傢和散文傢,法傢思想的集大成者,後世稱“韓子”或“韓非子”,中國古代著名法傢思想的代表人物

韓非與李斯同師茍卿。繼承和發展瞭荀子的法術思想,同時又吸取瞭他以前的法傢學說,成為法傢的集大成者。多次上書韓王變法圖強,不見用,乃發憤著書立說,以求聞達。秦王政慕其名,遺書韓王強邀其出使秦國。在秦遭李斯、姚賈誣害,死獄中。比較各國變法得失,提出“以法為主”,法、術、勢結合的理論,集法傢思想大成。今存《韓非子》五十五篇。

韓非子 -生平

韓非子生活於公元前3世紀,是戰國後期韓國的王族,他口吃,不善言辭卻善著書。 韓非與李斯同是荀子的學生,他博學多能,才學超人,思維敏捷,李斯自以為不如。他寫起文章來氣勢逼人,堪稱當時的大手筆。凡是讀過他的文章的人,幾乎沒有不佩服他的才學的。其作為法傢晚期代表人物,著作集中體現瞭法傢發展中“法”“術”“勢”三大階段的“術”“勢”之大成。其思想理論實際上一直為後世統治階層所應用。

韓國在戰國七雄中是最弱小的國傢,韓非身為韓國公子,目睹韓國日趨衰弱,曾多次向韓王上書進諫,希望韓王安勵精圖治,變法圖強,但韓王置若罔聞,始終都未采納。這使他非常悲憤和失望。他從“觀往者得失之變”之中探索變弱為強的道路,寫瞭《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等十餘萬言的著作,全面、系統地闡述瞭他的法治思想,抒發瞭憂憤孤直而不容於時的憤懣。

後來這些著作流傳到秦國,秦王政讀瞭《孤憤》、《五蠹》之後,大加贊賞,發出“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遊,死不恨矣”的感嘆。可謂推崇備至,仰慕已極。秦王政不知這兩篇文章是誰所寫,於是便問李斯,李斯告訴他是韓非的著作。秦始皇為瞭見到韓非,便馬上下令攻打韓國。韓王安原本不重用韓非,但此時形勢緊迫,於是便派韓非出使秦國。秦王政見到韓非,非常高興,然而卻未被信任和重用。

韓非曾上書勸秦始皇先伐趙緩伐韓,由此遭到李斯和姚賈的讒害,他們詆毀地說:“韓非,韓之諸公子也。今王欲並諸侯,非終為韓不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歸之,此自遣患也,不如以過法誅之。”秦王政認可瞭他們的說法,下令將韓非入獄審訊。李斯派人給韓非送去毒藥,讓他自殺。韓非想向秦始皇自陳心跡,卻又不能進見。秦王政在韓非入獄之後後悔瞭,便下令人赦免韓非,然而為時已晚。(見《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韓非子 -文學特點

韓非子的文章說理精密,文鋒犀利,議論透辟,推證事理,切中要害。比如《亡征》一篇,分析國傢可亡之道達47條之多,實屬罕見。《難言》、《說難》二篇,無微不至地揣摩所說者的心理,以及如何趨避投合,周密細致,無以復加。

韓非子的文章構思精巧,描寫大膽,語言幽默,於平實中見奇妙,具有耐人尋味、警策世人的藝術效果。韓非子還善於用大量淺顯的寓言故事和豐富的歷史知識作為論證資料,說明抽象的道理,形象化地體現他的法傢思想和他對社會人生的深刻認識。在他文章中出現的很多寓言故事,因其豐富的內涵,生動的故事,成為膾炙人口的成語典故,至今為人們廣泛運用。

韓非子 -主張

韓非繼承和總結瞭戰國時期法傢的思想和實踐,提出瞭君主專制中央集權的理論。

他主張“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韓非子·物權》),國傢的大權,要集中在君主(“聖人”)一人手裏,君主必須有權有勢,才能治理天下,“萬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諸侯者,以其威勢也”(《韓非子·人主》)。為此,君主應該使用各種手段清除世襲的奴隸主貴族,“散其黨”“奪其輔”(《韓非子·主道》);同時,選拔一批經過實踐鍛煉的封建官吏來取代他們,“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韓非子·顯學》)。韓非還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制定瞭“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他還認為隻有實行嚴刑重罰,人民才會順從,社會才能安定,封建統治才能鞏固。

對於民眾,他吸收瞭其老師荀子的“性本惡”理論,認為民眾的本性是“惡勞而好佚”,要以法來約束民眾,施刑於民,才可“禁奸於為萌”。因此他認為施刑法恰恰是愛民的表現。(《韓非子·心度》)。容易讓人忽視的是韓非是主張減輕人民的徭役和賦稅的。他認為嚴重的徭役和賦稅隻會讓臣下強大起來,不利於君王統治。

對於君主,他主張“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韓非子·物權》),國傢的大權,要集中在君主(“聖人”)一人手裏,君主必須有權有勢,才能治理天下,“萬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諸侯者,以其威勢也”(《韓非子·人主》)。為此,君主應該使用各種手段清除世襲的奴隸主貴族,“散其黨”“奪其輔”(《韓非子·主道》);同時,選拔一批經過實踐鍛煉的封建官吏來取代他們,“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韓非子·顯學》)。

對於政治,韓非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制定瞭“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

對於臣下,他認為要去“五蠹”,防“八奸”。(《韓非子·八奸》 《韓非子·五蠹》)所謂五蠹,就是指:1、學者(指儒傢);2、言談者(指縱橫傢);3、帶劍者(指遊俠);4、患禦者(指依附貴族並且逃避兵役的人);5、商工之民。他認為這些人會擾亂法制,是無益於耕戰的“邦之蟲”,必須鏟除。 所謂“八奸”,就是指:1“同床”,指君主妻妾;2“在旁”,指俳優、侏儒等君主親信侍從;3“父兄”,指君主的叔侄兄弟;4“養殃”,指有意討好君主的人;5“民萌”,指私自散發公財取悅民眾的臣下;6“流行”,指搜尋說客辯士收買人心,制造輿論的臣下;7“威強”,指豢養亡命之徒,帶劍門客炫耀自己威風的臣下;8“四方”,指用國庫財力結交大國培養個人勢力的臣下。這些人都有良好的條件威脅國傢安危,要像防賊一樣防備他們。

韓非的這些主張,反映瞭新興封建地主階級的利益和要。秦始皇統一中國後采取的許多政治措施,就是韓非理論的應用和發展。

韓非子 -思想

韓非注意研究歷史,認為歷史是不斷發展進步的。他認為如果當今之世還贊美“堯、舜、湯、武之道”“必為新聖笑矣”。因此他主張“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韓非子·五蠹》),要根據今天的實際來制定政策。他的歷史觀,為當時地主階級的改革提供瞭理論根據。

對於民眾,他吸收瞭其老師荀子的“性本惡”理論,認為民眾的本性是“惡勞而好佚”,要以法來約束民眾,施刑於民,才可“禁奸於為萌”。因此他認為施刑法恰恰是愛民的表現。(《韓非子·心度》)。容易讓人忽視的是韓非是主張減輕人民的徭役和賦稅的。他認為嚴重的徭役和賦稅隻會讓臣下強大起來,不利於君王統治。

韓非繼承和總結瞭戰國時期法傢的思想和實踐,提出瞭君主專制中央集權的理論。他主張“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韓非子·物權》),國傢的大權,要集中在君主(“聖人”)一人手裏,君主必須有權有勢,才能治理天下,“萬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諸侯者,以其威勢也”(《韓非子·人主》)。為此,君主應該使用各種手段清除世襲的奴隸主貴族,“散其黨”“奪其輔”(《韓非子·主道》);

同時,選拔一批經過實踐鍛煉的封建官吏來取代他們,“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韓非子·顯學》)。韓非還主張改革和實行法治,要求“廢先王之教”(《韓非子·問田》),“以法為教”(《韓非子·五蠹》)。他強調制定瞭“法”,就要嚴格執行,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做到“法不阿貴”“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韓非子·有度》)。他還認為隻有實行嚴刑重罰,人民才會順從,社會才能安定,封建統治才能鞏固。韓非的這些主張,反映瞭新興封建地主階級的利益和要求,為結束諸侯割據,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傢,提供瞭理論依據。秦始皇統一中國後采取的許多政治措施,就是韓非理論的應用和發展。

韓非子 -著作

韓非的著作,是他逝世後,後人輯集而成的。據《漢書·藝文志》著錄《韓子》五十五篇,《隋書·經籍志》著錄二十卷,張守節《史記正義》引阮孝緒《七錄》(或以為劉向《七錄》)也說“《韓子》二十卷。”篇數、卷數皆與今本相符,可見今本並無殘缺。自漢而後,《韓非子》版本漸多,其中陳奇猷《韓非子集釋》尤為校注詳贍,考訂精確,取舍嚴謹;梁啟雄的《韓子淺解》尤為簡明扼要,深入淺出,功力深厚。

韓非子 -人口理論

韓非用人口增長速度愧於生活資料增長速度的人口理論來說明“當今爭於力氣”,認為人口是按幾何級數增加的,即五子二十五孫論(今人有五子不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孫。是以人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雖倍賞累罰而不免於亂。《韓非子·五蠹》)

這比西方經濟學傢馬爾薩斯1798年發表的《人口學原理》提前瞭約兩千年,韓非是人口幾何級數增長論的先驅。

智子疑鄰

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築,必將有盜。”其鄰人之父亦雲。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傢甚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宋國有個富翁,因天下大雨,他的墻坍塌下來。他兒子說:“如果不趕緊修築它,一定有盜賊進來。”隔壁的老人也這麼說。可富人不聽他們的話。這天晚上果然丟失瞭大量財物。這傢人很贊賞兒子的聰明,卻懷疑偷盜的是隔壁的老人。

它告誡人們:在給人提正確的意見時,要考慮自己與聽者的關系,否則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或者:聽意見隻應聽取正確的,而不要看這意見是什麼人提出的,對人不能持偏見。主旨:它告誡人們,如果不尊重事實,隻用親疏和感情作為判斷是非的標準,就會主觀臆測,得出錯誤的結論, 說不定害瞭自己。 從鄰居傢的老人這方面,告訴我們給別人提意見,要盡量用能讓別人欣然接受的方式。 同樣的事但發生在不同人身上卻不同對待,這是不正確的。做人做事要公平,實事求是。

韓非子 -《韓非子》

《韓非子》《韓非子》

韓非子有兩個解釋,一指人物戰國末期韓國著名的哲學傢、法傢代表韓非;二指一本書,是韓非死後,後人搜集其遺著,並加入他人論述韓非學說的文章編成的。

韓非子的主要著作《韓非子》是先秦法傢學說集大成者的著作。這部書現存五十五篇,約十餘萬言,大部分為韓非自己的作品。崇尚“法先王”和“復古”,韓非子的法傢學說堅決反對復古,主張因時制宜。

《韓非子》一書,重點宣揚瞭韓非法、術、勢相結合的法治理論,達到瞭先秦法傢理論的最高峰,為秦統一六國提供瞭理論武器,同時,也為以後的封建專制制度提供瞭理論根據。

《韓非子》書中記載瞭大量膾炙人口的寓言故事,最著名的有“自相矛盾”、“守株待兔”、“諱疾忌醫”、“濫竽充數”、“老馬識途”等等。這些生動的寓言故事,蘊含著深雋的哲理,憑著它們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結合,給人們以智慧的啟迪,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韓非的文章說理精密,文鋒犀利,議論透辟,推證事理,切中要害。比如《亡征》一篇,分析國傢可亡之道達47條之多,實屬罕見。《難言》、《說難》二篇,無微不至地揣摩所說者的心理,以及如何趨避投合,周密細致,無以復加。

韓非子 -寓言

螳螂捕蟬

園中有一棵榆樹,樹上有一隻知瞭。知瞭鼓動翅膀悲切地鳴叫著,準備吮吸些清涼的露水,卻不知道有隻螳螂正在它的背後。螳螂伸出兩隻像砍刀一樣的前臂,打算把知瞭逮住吃掉。它正要捉知瞭的時候,卻不知道黃雀就在它的後面黃雀伸長脖子,想啄死螳螂吃掉它。它正想啄食螳螂時,卻不知道榆樹下面有個拿著彈弓的小孩,把皮筋拉得長長的,正在瞄準它。孩子一心想射殺黃雀時,卻不知道前面有個深坑,後面還有個樹樁子。這都是貪圖眼前利益,而不顧身後隱藏著禍害的表現呀!

寓意:目光短淺的人在追求眼前利益的時候,往往忽視瞭後面隱藏著的危險。

原文:

園中有榆,其上有蟬。蟬方奮翼悲鳴,欲飲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後,曲其頸,欲攫而食之也。螳螂方欲食蟬,而不知黃雀在後,舉其頸,欲啄而食之也。黃雀方欲食螳螂,不知童子挾彈丸在榆下,迎而欲彈之。童子方欲彈黃雀,不知前有深坑,後有掘株也。此皆貪前之利,而不顧後害者也。

守株待兔

宋國有個種田的人,他的田裏有棵樹。有一次,一隻兔子跑過來,由於跑得太急,一頭撞到樹上,把脖子撞斷死掉瞭。這個人毫不費力地揀到瞭這隻免子。打這天起,他幹脆放下農具,連活兒也不幹瞭,天天守在這棵樹下,希望還能撿到死兔子。兔子是再也檢不到瞭,他的行為反倒成瞭宋國人談論的笑料。

寓意:收獲從勞動中來。不要因為一次偶然的收獲,就放棄瞭勤勞的美德。

原文

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得,而身為宋國笑。

韓非《韓非子·五蠹》

和氏之壁

楚國人卡和在楚山中得到一塊璞玉,拿來獻給厲王。厲王叫治玉的匠人鑒定,匠人說:’這是塊石頭呀!’厲王認為卡和欺騙瞭自己,因而砍去瞭他的左腳。等到厲王死去,武王登上王位,卡和又拿瞭那塊璞玉來獻給武王。武王叫治玉的匠人鑒定,匠人又說:’這是塊石頭呀!’武王也認為卡和欺騙瞭自己,因而砍去瞭他的右腳。武王死瞭,文王登瞭王位。卡和便抱著那塊璞玉到楚山腳下大哭,三天三夜,眼淚哭幹瞭直到流出血來。文王聽說瞭,便差人去問他,說:’天下被砍去腳的人多得很,為什麼獨獨你哭得這樣傷心呢?’ 卡和說,我並不是為砍斷瞭腳而悲痛啊!我悲痛的是把寶玉稱作石頭,把忠心耿耿的人叫做騙子,這是我所最傷心的呀!’ 文王便叫治玉的匠人整治那塊璞玉,發現是一塊真正的寶玉。於是把它命名為’和氏之璧’。

韓非《韓非子》

寓意: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過於把寶玉當作石頭,把好人當成騙子。

原文

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獻之厲王。 厲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為誑,而刖其左足。及厲王斃,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獻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為誑,而刖其右足。武王斃,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於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盡而繼之以血。王聞之,使人問其故,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 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寶玉而題之以石,貞士而名之以誑,此吾所以悲也。’ 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寶焉,遂命曰’和氏之璧’。

擊鼓戲民

楚厲王與百姓約定,如果遇到瞭敵情,就擊鼓為號,召集大傢前來守城。一天,厲王喝醉瞭酒,胡裏胡塗地拿起鼓槌猛敲。百姓們聽到鼓聲,都驚慌地跑瞭過來。楚厲王連忙派人制止,說:’我喝醉瞭酒,擊鼓和身邊的人鬧著玩。這鼓打錯瞭,請大傢回去吧!’ 百姓們一聽都回去瞭。過瞭幾個月,敵人真的來入侵瞭,厲王趕緊擊鼓發出警報。但百姓以為厲王又是在跟大傢鬧著玩兒,因而沒有一個前來守城。厲王隻好更改瞭原來的命令,重新申明瞭報警的信號,老百姓這才相信。

寓意:在事關重大的事情上,千萬玩不得兒戲。如果拿原則問題開玩笑,就會失信於民,招致大禍。

原文:楚厲王有警,為鼓以與百姓為戍,飲酒醉,過而擊之也,民大驚,使人止之。曰:’吾醉而與左右戲,過擊之也。’民皆罷。居數月,有警,擊鼓而民不赴,乃更令明號而民信之。

韓非《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魯人搬遷

魯國有個人擅長打草鞋,妻子很會紡白綢。他想搬到越國去。有人對他說:’你到那裏必定會變窮的。’ 這個魯國人問:’為什麼呢?’ 勸他的人說:’打草鞋是為瞭給人穿的,但越國人不喜歡穿鞋,習慣於打赤腳走路;織白綢子是用來做帽子的,但越國人不喜歡戴帽子,而喜歡披著長發。你想到用不著你們長處的國傢去過日子,要使自己不窮,怎麼辦得到呢?’

寓意:要發揮自己的專長,必須找到合適的地方。如果找錯瞭地方,專長就會變成短處。

原文:

魯人身善織屨,妻善織稿,而欲徙於越。或謂之曰:’子必窮矣。’魯人曰:’何也?’曰:’屨為履之也,而截止越人跣行;縞為冠之也,而越人被發。以子之所長,遊於不用之國,欲使無窮,其可得乎?’

韓非《韓非子·說林上》

心不在馬

趙襄主向王於期學習趕車的技術,學瞭不久便與王於期進行瞭一場比賽。在比賽中,他換瞭三次馬,每次都落在瞭後面。趙襄主埋怨說:’你教我趕車,還留瞭一手呀!’
王於期回答說:’我已經把技術全部教給您瞭,是您運用的不對呀!趕車最要緊的,是把馬套在車上要套得舒適妥貼,趕車人的注意力要集中在調理馬上,這樣才能跑得快,跑得遠。在今天的比賽中,您落在後面的時候,就隻想追上我;跑在前面的時候,又生怕被我追上。其實把馬引上大道賽跑,不是領先就是落後。可是您無論領先還是落後,注意力都集中我的身上,哪裏還顧得上調理馬呢?這就是你落後的原因啦!’

寓意:無論辦什麼事情,都要把精力集中在所要辦的事情上。如果分散瞭精力,就不能成功。

原文:

趙襄主學禦於王於期,俄而與於期逐;三易馬而三後。襄主曰:’子之教我禦,術未盡也!’對曰:’術已盡,用之則過也。凡禦之所貴,馬體安於車,人心調於馬,而後可以追速致遠。今君後則欲逮臣,先則恐逮於臣。夫誘道爭遠,非先則後也;而先後心皆在於臣,上何以調於馬?此君之所以後也!’

曾子殺豬

曾子的妻子要到集市上去,她的孩子跟在後面,哭哭啼啼地鬧著也要去。她就哄孩子說:’你回去,等我回來瞭殺豬給你吃。’ 妻子剛從集市回來,曾子就要去抓豬準備殺掉它。妻子制止他說:’我隻不過是和小孩子說著玩罷瞭,你怎麼當成真瞭呢?’ 曾子說:’和小孩子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他們沒有分辯的能力,都是效仿著父母的樣子做事,聽父母的指教成人的。現在你欺騙他,這是教孩子學騙人啊!做母親的欺騙孩子,孩子也就不會相信他的母親。這不是教育孩子的辦法呀!’ 說完,他就把豬殺瞭,真的讓孩子吃上瞭豬肉。

寓意:父母親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師。任何時候都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三虱相訟

一天,三隻虱子在一頭肥獵的身上,相互爭吵起來。 這時,另一隻虱子經過這裏,見他們爭吵得不可開交,就問:’你們為什麼爭吵呢?’ 三隻虱子一起回答說:’為瞭爭奪豬身上最肥的地方。’ 那隻虱子聽瞭,說:’你們難道不害怕臘月祭祀的日子即將到來嗎?到那時候,茅草一燒,這頭豬就被殺掉丟進湯鍋裏瞭,還在這裏爭吵什麼呢?’ 三隻虱子一聽,恍然大悟。立即停止爭吵,擠在一起,拼命地吸起豬血來。 豬被吸瘦瞭,到瞭臘月祭祀的時候,人們就沒有殺它。

寓意:不要因為爭奪眼前的小利,而忘掉瞭維護共同的根本利益。

畫鬼最易

有個人給齊王畫畫,齊王問他:’畫什麼東西最難?’ 客人回答說:’畫狗畫馬最難。’ 齊王又問:’畫什麼最容易?’ 客人回答:’畫妖魔鬼怪最容易。’ 齊王問:’這是什麼原困呢?’ 客人說:’狗和馬是人人都知道的動物,從早到晚隨時都可以看到,不能任意虛構,要想畫得像是很困難的;而妖魔鬼怪這些東西,都沒有具體的形象,誰也沒有見過它們,想怎麼畫就怎麼畫,所以畫起來最容易。’

寓意:胡編亂造,胡寫亂畫,這裏最簡單的事;但要真正認識客觀事物,並恰如其分地表現它,就不是一件容易事瞭。

宋人疑鄰

宋國有個有錢的人。有一天下大雨,把他傢的墻壁沖塌瞭一塊。他的兒子說道:"不趕快修補起來,一定會有小偷爬進來的。"鄰傢的老大爺也這樣警告他。
當天夜裏,他傢果真被盜賊偷走瞭大量的財物。
這個有錢人的一傢人都誇他的兒子有先見之明,卻懷疑鄰傢的老大爺可能是個盜賊。

寓意:以親疏來判斷是非是非常有害的。生活中的一些誤解和恩怨,就是由此而來。

原文:宋有富人,天雨墻壞。其子曰:"不築,必將有盜。"其鄰人之父亦雲。暮而果大亡其財。其傢皆智其子,而疑鄰人之父。

韓非子 -名言警句

1. 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法一定要讓人明瞭,而術一定不能被人覺察)

2. 虛則知實之情,靜則知動者正。(置身事外,才會看清真相;保持冷靜,才能制定出行動原則)

3. 虛靜無事,以暗見疵。(保持虛靜無為的狀態,往往會從隱蔽的角度得知他人的行為漏洞)

4. 故去喜去惡,虛心以為道舍。(所以應該將親近好厭惡等情緒一並拋棄,才能成功地使用權謀之術)

5. 君無見其所欲。(君主不應該表露自己的喜好)

6. 去好去惡,臣乃見素;去舊去智,臣乃自備。(君主隱藏自己的好惡,才會得見臣下的本來面目;拋去舊有的成見,不顯露自己的智慧,才會讓臣下各守其職)

7. 人主好賢,則群臣飾行以邀君欲,則是群臣之情不效。(君主喜歡任用賢能之士,那麼臣下就會自我粉飾迎合來君主)

8. 群臣見素,則大君不蔽矣。(群臣本來的面目顯現出來,那麼君主就不會收到蒙蔽瞭)

9. 是故去智而有明,去賢而有功,去勇而有強。(不用智慧可以明察,不顯賢能可以成就大業,不逞勇武依然強大)

10. 見而不見,聞而不聞,知而不知(看見就好像沒看見,聽到好像沒聽到,知道好像不知道)

11. 君見惡,則群臣匿端;君見好,則群臣誣能。(如果是君主所厭惡的,那麼群臣就會將其隱匿起來;如果是君主所喜好,那麼群臣就會弄虛作假來迎合)

12. 倒言反事以嘗所疑。(故意正話反說或正事反做,來試探臣下)

13. 制在己曰重,不離位曰靜。重則能使輕,靜則能使躁。(權柄在手就是所說的重,不離本位就是所說的靜。持重者能夠控禦輕浮者,寧靜者能夠克制急躁莽撞)

14.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具體事務交由各級負責人去執行,而君主應保證中央權力的鞏固。隻要君主能在準確把握全局,那麼四方的臣民就會效勞)

15. 眾人助之以力,近者結之以成,遠者欲之以名,尊者載之以勢。(眾人會全力幫助 他,身邊的人樂於結交他,遠方的人真心贊譽他,權高位重的人也會推崇他)

16. 君人者釋其刑徳而使臣用之,則君反制於臣矣。(君主聽憑臣下私自施予刑罰與恩德,這樣一來就會反為臣下所控制)

17. 使殺生之機,奪予之要在大臣,如是者侵。(生殺予奪之權落在臣下手中,如此一來君主就有失勢的危機)

18. 愛多者則法不立,威寡者則下侵上。(過於寵溺臣下,法令就難以確立。缺乏威嚴就會被臣下欺凌)

19. 愛臣太親,必威其身;人臣太貴,必易主位。(過於寵信臣下,必然會危及君主自身;臣下權勢過重,必然有篡位之心)

20. 人主無威而重在左右。(君主維修喪失轉而要仰仗臣下瞭)

21. 佯愛人,不得復憎也;佯憎人,不得復愛也。(假裝憎惡,就無法對其再加以憎惡;假裝憎惡,就無法再對其施以恩惠)

22. 樹橘柚者,食之則甘,嗅之則香;樹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樹。(種植橘柚,吃起來是甜的,聞起來是香的;而種植荊棘,長大瞭卻會刺傷人。)(說明∶栽培人時應個格外謹慎)